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热门搜索:
欢迎您,曲芷含 的忠实网友, , 希望你在本站能找到对您有用的东西。
你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/ 全部文章 / 悭情感故事《胖子的爱情》-微故事文摘

悭情感故事《胖子的爱情》-微故事文摘

作者:admin | 分类:全部文章 | 超过 34 人围观
情感故事《胖子的爱情》-微故事文摘


我是一个胖子。名副其实的胖子。
打我记事起,胖子这个称呼就跟了我二十多年。怎么形容我的胖呢?用我妈的话来说就是:我家闺女多可爱啊!小时候圆圆的一坨铂金终局,肉嘟嘟的,跟个小肉球似的。
长大后呢,我妈是这样说的:别管他们说什么。咱胖管他们什么事!又不吃他们家米饭!而且啊,我觉得我闺女并不胖!这肉肉的,捏着多舒服啊!
有了我妈的袒护邪能球茎,我便在变胖这条道上一去不复返,回不了头了。
平时在我们家,吃饭就不用说了,肯定是我吃得最多。那些杂七杂八的零食:巧克力啊,雪糕啊,奥利奥啊,糖果啊,也全都哗啦进了我的肚子里。
我最胖的时候,体重达到137斤。那个时候,我才上高二。高二下学期体检的时候,登记体检分数的老师看到我的那个表情,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。
她以为自己看错电子秤上的数字了,手忙脚乱地从包里拿出眼镜戴上。确定自己没看错,她长呼了一口气,喉咙滚动了一下,手一挥,我从电子秤上下来。接着,她开口喊:过!下一个!
拿着体检表,不管身边窃窃私语的声音,我埋着头走回教室。
高中三年,我没有交到一个朋友。其实我身边也没几个朋友,除了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。
我安静地待在自己该待的世界里,从来不越界。她们的世界太窄了,我又太胖,挤不进去。
我挤不进她们的身边,就像挤不掉自己身上的肥肉一样。那种无奈而绝望的心情,只有自己能懂。

我没少因为自己的胖而埋汰我爸妈。
“要不是你们一个劲地纵容我,叫我多吃点,我能长成现在这副鬼模样吗?!”
“我都说了要减肥,你们还不准!”
“你们都不知道,我因为这身肉错过了多少机会!你们什么都不知道!什么都不知道……”
多少个被人嘲笑的深夜,我因为不吃饭而闹胃疼,也因被嘲笑而对爸妈恶语相向。
每每这个时候,我妈都红着眼眶安慰我:哪里胖了?谁说你胖了?我找她去!
我爸呢,总是悄悄把饭端到我房间,搁在书桌上。然后每次我去学校前,又往我书包里塞零食。
其实他们都不知道,那些塞在我书包里的零食,我都分给室友吃了。实在忍不住想吃的时候,我就在大腿上掐自己一把,说:吃吃吃!你还吃!再吃就真的要完蛋了!
大腿上的痛感连着脂肪痛到我心里,捏一捏肚子上的肉,我又默默把巧克力塞回包里去。
那是我上大学的第一年。
那个时候,我还是很胖。名副其实的胖:身高159,体重127。
当时我已经偷偷开始减肥了,但效果都不明显。肚子上的肉,大腿上的肉,还有胳膊上的肉,全身上下的肉,都还与我相亲相爱,如影随形,舍不得让我孤身一人。
我真正开始减肥,并且有了显著的效果麦野沈利,是在大二的第二学期。

我不是一个毅力很坚定的人。相反的,我属于那种三天打鱼,两天晒网的人。所以之前的减肥计划并没有成功实施。
但在大二的第二学期,我遇到了一个人。是他让我下定决心要去减肥的,因为我喜欢他。
如果没有遇见他,或许我现在都依然无法摆脱胖子这个称谓。而我身上的一堆肥肉,也将会永久地与我为伴,相爱相杀。
与他相识,是在一场校运会上。
校运会开始前的一周,我代表班级参加训练。我参加的是八百米接力赛,而且是最后一棒。这个重任,比我身上那一百多斤脂肪更压得我喘不过气来。
自高中毕业后,我已经几年没跑过步了。我是很懒的那种人,能瘫着绝不坐着。而且我妈每天都好吃好喝供着我,一点家务活都不让我做。
参加完为期一周的训练,我好想给辅导员说我不要去跑了,换别人吧。但一想到大家对我的期待,我又只能默默地走上了跑道。
我和他就是在训练的时候认识的。他是领跑员,负责监督和鼓励我们。
但训练的那一个星期里,我都没怎么和他讲过话。从第一天开始跑,到最后一天结束,我都是跑在大家的后头。
最后一天训练结束时,大家都走了,操场上只有我和他两个人。我还想再跑一圈,他好像是在登记训练成绩。
“回去休息吧,明天就比赛了。”正在我预跑时,身后响起他的声音强制温柔。
我转过身,看到的是这样的一幅画面:偌大的操场上,他顶着夕阳的余晖向我走来。他的影子被拉得很长。他一边走,一边看着我,直到自己的影子完全盖住了我的身影。
夕阳,操场,身穿白色运动服的少年。此情此景,永生难忘。

“回去吧,不早了。”他走过来,拍拍我脑袋。
他比我高很多,一伸手就能拍到。我站在那里,定住了,忘记要起步开跑。
“嗯?傻了?”浅浅的酒窝悭,像调皮的淘气鬼,在他脸颊上一躲一闪。
我无法形容当下的那种心情和心境。像是被关在暗无天日的牢笼里很久邵佩诗,突然一夕之间被无罪释放的囚犯。又像是干涸了好久的河床,突然迎来了一场甘露。
但无论像什么蔡雨伦,我只知道,当下的我,脸红了,心跳也加速了。恨不得下一秒就变成一个身材苗条,容颜静好的女孩站在他眼前,笑着告诉他我的名字。
真真实实的姓名,而不是被人从小叫到大的胖子。
“回去吧,好好准备一下,展红绫明天我给你加油。”他翻开登记表,看了我一眼,好像在找我名字。
我也不知道怎么了,就真的不跑了,停下来了,但也没有走。我挪不动脚步了,仿佛身上所有的肉都跑到双腿上去了。
“不想回去?”他又问。
我摇头。我想走的,但腿不听使唤。没办法,不听就不听,那我就站在那里好了。
“不走?那就和我说说话吧。”他自顾地躺在草地上,用纸把脸遮住。
“其实,我很早之前就知道你了。”一张薄薄的纸张在他脸上被风吹得颤颤发抖,忽上忽下。
很奇怪,他这句话一出口,我的腿就动了。我以最快的速度跑出了操场,把他和他脸上的酒窝,远远抛在后面。
而他,也成功地检验了我这一周的训练成果。
那一整晚,我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睡不着。除了时不时叫唤的肚子,还有他的那句“其实我很早之前就认识你了”,它们是扰我清梦的罪魁祸首。
一直到凌晨,我才真正熟睡。当第二天站在跑道上,看着操场上黑压压的人群,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:
这一次,我可能要输了。

我的第六感很强,很准。将要发生的好事,我可以提前预感到。当然,不好的事情,我的感知也没出过错。
在欢呼声,掌声,尖叫声,哨子声交汇的瞬间,我从同学手中接下了交接棒。
一定要赢!一定要赢!一定要坚持跑到最后韩家淮!一定要!成千上万个声音在我心里响起。握紧手中的棍棒,我知道无论如何,我都不能倒下。
也许是因为昨天的训练过度了,又或许是因为昨晚没睡好。在跑到一半的时候,我有点坚持不下去了,速度慢了许多,身边的人都超过我了。
汗水顺着额头往下流,流过脸颊,流过嘴边,砸在跑道上,听不见声音。在那么几分钟里,我好像与世隔绝了似的,听不到周遭的一切动静,眩晕的脑袋愈发沉重,眼前的视线也变得模糊起来。
“没事吧?还能坚持得住不?”就在我以为自己要倒下时,身边传来一道满怀关切的声音。
不用扭头我都能知道,是他。我没有开口回应他,我口很干,很渴。但我点了头,表示自己还能坚持。
他一直跟在我身边跑,速度保持在和我同样的快慢。我又听见操场四周的声音了,欢呼声,拍掌声罗小伊,呐喊声,听得很清楚。
“不用去管他们,慢慢来,不用担心。”他的安慰夹杂在呼啸的冷风里,传到我耳边。
我终于回魂了,在他的陪跑下,以不计时,不论输赢的速度跑完了接下来的跑道。
在辅导员摇着头,脸上尽是无奈又混杂着“早就知道会是这样”的表情中,我毫无例外地拿了最后一名。
离开操场,我低着头,握紧拳头走回教室。一路上,身后的哨子声和尖叫声经久不衰。
“怎么?不开心了?”又是他,他又跟上来了。
我没理他,继续走自己的。我不想看到他,私心里觉得对不起他,辜负了他的训练和鼓励。
“还记得我上次和你说的吗?其实很早之前我就认识你了。”他跑到我前边,站住。
我绕过他,继续走。一边走,一边在想什么时候,在哪里,见过他。
“是不是在想什么时候见过我?”他突然拉过我的手,把拳头掰开,然后用他的掌心将其托起。
“答案很长,我想慢慢告诉你。你,准备好了吗?”他看着我,笑了。他笑起来很好看,仿若一阵风,吹散了我在操场上所有不好的经历。
看着他的侧颜,我也笑了。其实在此之前的之前,我也认识他了。

看着身侧熟悉的睡颜,熟悉的人,我掀开被子下床。
在他额头落下轻轻一吻,我走到窗边拉开窗帘武则天通天塔。又下雪了,铺了满地的白,银装素裹的。
走到镜子前,看着曾经幻想过无数次脱胎换骨后的自己,幸福与辛酸同时涌上眼眶。
下了一夜的大雪还在继续。这是我们婚后的第七个年头了。以前那个臃肿肥胖的自己早已不再。以前衣服只能穿大码或特大码的自己,现在衣柜里的衣服都是小码的。
我想我终究还是幸运的。因为遇见了他,遇见了我的爱情。
我也终于能体会到他当初和我说的那些话了:无论你曾经被伤得有多深,总会有一个人的出现杏林纪事,让你原谅之前生活对你所有的刁难。

谢谢你,我的Z先生。
谢谢你让我这个曾经活在自卑与痛苦里的胖子,拥有了最想要的爱情。
谢谢你,走进我的世界,与我风雨同行。
窗外的雪停了,但天还是很冷。不过没关系,我不怕,因为那个温暖我的人,就在我眼前。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