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热门搜索:
欢迎您,曲芷含 的忠实网友, , 希望你在本站能找到对您有用的东西。
你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/ 全部文章 / 悲惨世界2012离了婚的男人更会伺候人!-婚恋读物

悲惨世界2012离了婚的男人更会伺候人!-婚恋读物

作者:admin | 分类:全部文章 | 超过 35 人围观
离了婚的男人更会伺候人!-婚恋读物


缘为冰,我把它抱在怀里,冰化了,才发现,缘分也没了。
——《摆渡人》
单身公寓里。
星期六,不用上班看上司脸色的日子。
没有疯狂的聚会,也没有到处野,我跟陆雨泽就在公寓里打了一个下午的王者农药。
“你别冲过去啊,你跟在我身后。”陆雨泽在吼我。
我手忙脚乱的控制着扁鹊,跟在他的身后,偶尔来一发大招。
“快跑,我扛不住了。”他又在叫。
然而对方只有丝血,他已经倒在地上,我毫不犹豫冲过去就是一个大招,直接把对方的血量吸干。
陆雨泽的曹操英雄刚好复活。
他扭头白我一眼,“张筱雨,你是不是傻,明明看到我死了你还跑回来,要是草丛里有人你这脆皮就挂了。”
我笑了笑,“当年我也是快死了的,你还不是一直照顾我。”
陆雨泽摆摆手,装出一副厌烦的样子,“老掉牙的事就别拿出来说,还来吗?”
“当然,我要上铂金了。”
陆雨泽放下手机,很认真的看着我,“张筱雨,我能不能提个要求。”
“说。”
“哥带你上王者,你就答应我的……”
我手一抖,手机掉到地毯上,回头看着他,没说话。
他又说:“我不育,你不孕环姐张萌,刚好天生一对,你就当报当年的照顾之恩,答应我呗。”
我说:“你不后悔?你老了没人照顾,死了没人送终的。”
他潇洒的挥着手,“有关系吗?以后我们住老人院,找专人照顾,墓地先买好,死了有专人安葬,我们赚三四十年的钱,够给的。”
我噗嗤的笑了出来。
我今年23,他26,三十年后,我俩都五十多了吧,也是到了退休的时候。
“怎么样?”他用肩膀碰碰我。
我抬头看着天花板,想了想,点头,“好,不过你要先帮我上王者。”
“没问题。”
陆雨泽蹦了起来,捡起我的手机,然后把自己的递给我,“你玩我的,我玩你的,我们不组队,给我一个晚上的时间。”
第二天。悲惨世界2012
“这样就好了徐湘涵?”
我看着手里的结婚证,想起那个工作人员问我,二婚吗?的表情,心有戚戚然。
陆雨泽搂着我的肩膀,顶着两只熊猫眼,用结婚证拍我的脑袋,“就这么简单,不然你以为有多复杂。”
我以为因为我离过婚,还需要其他什么手续的,结果,并没有。
“以前的事,从此抹掉,迎接属于你的新生活。”他笑得很贼。
以前的事……
真的可以抹掉吗?
我最爱的,伤我最深,至今,我都无法释怀。
“你真的,不后悔?”我捏着结婚证,还是有点忐忑不安。
毕竟我是一个被医生判了终身不育的女人,而且是二婚,而陆雨泽,前途一片光明。
虽然他老说自己不育……
陆雨泽捏了一下我的脸,笑,“你才23岁,就这么啰嗦,老了之后,恐怕更厉害吧。”
“你才啰嗦。”
“嗯,我也啰嗦,我俩是天生一对。”他将我拖到树底下,突然变法戏一样,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。
盒子打开,他说:“手拿来。”
我被吓到了。
那是一只戒指,表面完全没有任何的花纹,就是一个光圈。
陆雨泽那出戒指,很认真的说:“我现在没钱,等我有钱了,我会给你买个钻戒,一个很大很大的钻戒,让你戴上去后就抬不起手的那种。”
我鼻头一酸,眼泪吧嗒的流。
我的信心并不是很足,他阳光帅气,完全可以找个更好的。
“别想了,以前的事,就当粉笔字抹掉吧。”陆雨泽用温暖的大手摩挲着我的脸。
以前的事……
往事如风。
有点遥远,触手而不可及。
我20岁结婚,23岁有了第一条小生命,结果,却被医生告知,是宫外孕。
盼了三年,好不容易盼来了中队长,结果却是宫外孕。
我的前夫于建伟接到电话后,很快就赶来医院,在我的泪眼婆娑中,帮我办理的住院。
结婚三年,我第一次在他面前哭成泪人。
我还记得,刚住院那天,毫不知情的陆雨泽还给我发短信,让我确认好孕后,他请我吃饭庆后宫谋生计祝。
那时候,陆雨泽还只是我跟前夫的好朋友。
我以为手术后的我,仍然能得到前夫的关爱,没想到……
“在想什么?”陆雨泽的声音传来,打断我的魂游太空。
我笑了笑,摇头。
“吃饭庆祝去,你想吃什么?”他很自然的拉着我的手,十指紧扣。
我跟他认识那么久,拿结婚证之前,我俩虽然也牵过手,感觉却截然不同。
也许那时候也只是过马路的赶时间,他也只是拉着我的手腕,带我过去。
现在十指紧扣。
掌心传来属于他的温度,我下意识的抽了抽手臂,还是有点不太适应。
吃饭时,我问他结婚后是住在一起吗?
陆雨泽很尊重我,他说随我,如果不想住在一起的话,现在的生活可以不改变的。
我住在单身公寓,他住在员工宿舍,相隔三十分钟的大巴路程。
每逢星期六他就会过来我家蹭饭,顺便帮我打扫房子。
顺便提一下,他做的饭超好吃。
一顿午饭,吃的并不愉快,因为中途去洗手间的时候,看到了我最不想看到的人——于建伟。
他是我前夫,三个月前离的婚,至今都没有见过。
这是离婚后的,第一次见面。
他的身边多了一个女人。
一个我不认识的女人。
双方都用尴尬的眼神互看对方一眼,于建伟先开了口。
“小雨,好久不见杨佳川。”
我的脸绷的很紧,根本没办法像他那样露出违心的笑。
陆雨泽用力的握了握我的手,我转头看了他一眼,流出很自然的笑容。
于建伟的眼神,从我的脸上滑到我跟陆雨泽十指紧扣的双手,脸色微变。
“你们……”他用眼神来询问我俩。
陆雨泽很大方的举起我的手臂,于建伟的眼底浮上一丝不悦。
他看得更加清楚,我跟陆雨泽真的十指紧扣。
“我又结婚了。”我淡淡的说。
又这个字眼,仿佛刺痛了于建伟。
他脸色微沉,“这么快。”
“不快了,刚好一个季度。”我笑着说,“雨泽说,到时候结婚就不给你请帖了,怕你脸上挂不住,不好意思来。”
我是他前妻,是他甩的我。
按理来说,应该是他先我一步结婚才对的。
现在我比他早,他心里肯定不舒服。
于建伟的脸上红一阵青一阵,旁边的女孩很不高兴的问他,“你结过婚?”
“我是他前妻。”我抢了话。
于建伟瞪了我一眼,那个女孩立刻板着脸说:“哟,离过婚还想找个年轻的,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。”
一说完,踩着高跟鞋蹬蹬的走了。
我跟陆雨泽对望了一眼,不免有点好笑。
原来我的前夫是来相亲的,看来是我破坏了他的好事。
于建伟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追着那女孩去了,我跟陆雨泽则走出饭店,在微沉的夜色中散步回家。
认识陆雨泽好几年,我都没见过他有女朋友,对于他说他检查出不育的说法,我是从来没有怀疑过。
两人的生活,本来就该互相体谅。
没有了小孩的牵绊,二人世界过的相当融洽。
我们不需要像其他情侣或者夫妻那样,在啪啪啪的时候,总是小心翼翼的去避孕。
或者,在愉快的过程里,听到小孩的哭声而不得不停下来去照顾孩子。
也没有因为孩子的事而去争吵。
事情总有两面性。
没有生育能力,无疑成了我人生中最大的遗憾。
虽然,陆雨泽总说我想太多,他还说他不喜欢小孩,他只喜欢两个人,以恋爱的方式,过着美满的婚姻生活。
星期六。
两人都不用上班,窝在家里玩了一个上午的游戏。
到了中午。
陆雨泽放下手机,看着我,“小鱼儿,今天是不是轮到你做饭了?”
我全名叫张筱雨,小鱼儿是他对我的昵称。
我看了眼墙上的挂历,“不是呀,我一三五,你二四六日,星期天下馆子,不是吗?”
陆雨泽抓了抓头发,一片茫然,“我记得我昨天从才做过饭。今天应该是你……”
“你记错了,快去。”
我把他推进厨房,他还在想,昨天究竟是谁做的饭。
我在后面窃笑,蹦回沙发上浏览朋友圈。
闺蜜杨玲发了新的自拍照,是在泰国拍的,身后一片造型奇特的建筑物。
这家伙,每年工作九个月,剩下三个月就用那九个月赚的钱拿出旅游。
平时省吃俭用,一去旅游就剩内衣裤回来了。
那句,辛辛苦苦几十年,一朝回到解放前,放在她身上最适合不过。
我给她打了电话,跟她说我结婚了。
她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久才说:“你确定基尔达斯,陆雨泽真的适合你?”
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我看着厨房的陆雨泽。
杨玲说:“你现在还属于爱情空窗期,要考虑清楚才行啊。”
我说:“都领证了,还怎么考虑。”
杨玲切了一声,“你没见过今天领证,明天离婚的么?”
我被她问住了,还真的没听过。
这么久以来,我只听过有人在情人节,九月九号,还有就是五月20号领证后,还会离婚的。
就是没听过今天领证,明天就离婚的案例。
杨玲叹了口气,“也没办法,希望你幸福吧。”
我问她什么时候回来,她说后天的飞机。
陆雨泽在厨房问我,“你想吃辣的么?”
“不想。”
“好吧。”
我跑进厨房,往锅里一看,“你在做什么?”
“青椒炒鸡蛋。”他得意的举起铲子。
“那还好。”
半个小时后,陆雨泽把几分菜式摆上桌,往我碗里盛了一碗紫菜汤。
坐下后,他问我,“我什么时候能搬来。”
我抬头,疑惑的看着他,“不是说好,不住在一块的吗?”
“都领证了,不住一块说不过去吧。”他嚼着饭粒看我。
“我还没适应两个人的生活。”我低头,喃喃说道。
离婚几个月,也许伤的太深,我很快就习惯一个人的生活,以前觉得跟心爱的人住在一块,是一件很幸福的事。
现在跟陆雨泽,说不清有没有爱情,反正就是还没到要住在一起的地步。
从男闺蜜变成老公,我开始只要求他帮我上钻石段位,结果,他给我一个王者。
想想就觉得不可思议。
不知道是不是他那句,“我不~育,你不~孕,我俩是天生一对”这句话影响了我。
也许,我是在同情他?
摇摇头,我低头吃着饭,手机突然响了。
拿过来一看三乡雫,竟然是我的顶头上司——彭杰朗。
我接了电话后,他让我回去加班,我登时就不高兴了。
“礼拜六也要回去加班?”
“没办法,客户突然改了交货时间,其他同事也要回来的。”
老板就是我大~爷,吃口饭不容易啊。
我飞快的扒着饭,陆雨泽却停下筷子,认真的看着我说:“小鱼,不如别干了吧。”
“不干,你养我啊?”我低头扒着饭。
“老公养老婆,天经地义的。”陆雨泽说。
我一愣,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。
对啊,我已经结婚了,我是他老婆,他在地产公司当总经理,现在每个月的工资加分红,外快之类的差不多两万块,我为什么还要工作?
抬头,眯起眼睛看着对面的男人。
“你养我?”我想确认一下。
陆雨泽用力的点点头。
“那我回去辞职。”我再次低头扒着饭。
陆雨泽说:“越快越好。”
六月的天气,下午的太阳异常猛烈,让那个从阴凉处出来的我,一时适应不了。
抬手挡了挡眼睛千莲护元,公共汽车还没来。
有一辆银色的车子路过公交车站素慧容,前行没多远突然停了下来,车上走下一个男人。
我往后缩了缩,藏在那个胖胖的大婶旁边。
我认得那辆车子,那是于建伟的。
跟他结婚没到一年的时候买的,那时候还办了分期付款,每个月供两千多。
想起这个康托尔集,我的脑海里一个激灵闪过。
那辆车子买的时候童启华,于建伟为了表示他对我的爱,车牌号登记的是我的名字。
现在的车牌号,比一辆车子还要值钱。
看到于建伟笔直的朝着我走来,我有点慌乱,低着头不敢看他。
于建伟是我青梅竹马的小伙伴,长大之后,很自然就结了婚。
我还记得那一年夏天,我刚大学毕业,他突然向我求婚的情景。
那天,他带着我去了村子里最古老的那棵大榕树下,拿出戒指,半跪在地玉素利,问我愿不愿意嫁给他。
那棵大榕树皇瓜 明月珰,很多人结婚当天,都会在树干上贴一张红纸,上面写着年月日,谁跟谁结婚,或者哪家孩子出生满月,也有贴红纸上去。
那时候我才大二,放暑假回村子看我奶奶,真的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情况。
结婚后,日子一直都很甜蜜的。
婆婆虽然对我几年都生不出小孩颇有微言,可是于建伟却一直维护着我。法拉美穗
直到那天……
于建伟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停在我的跟前,“小雨,我还以为看错人了。”
我蓦然惊醒,这才发现自己正紧紧的搅着的十根手指头,现在全都变得通红。
松开手指,我勉强的笑,“这么巧。”
十指连心,手指被自己脚的疼痛发胀之余奥戴丽赫本,往事也让我心痛不已。
于建伟说:“还真是巧郑日英,我刚要找你。”
“有事吗?”
点击阅读原文,后续更有料!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