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热门搜索:
欢迎您,曲芷含 的忠实网友, , 希望你在本站能找到对您有用的东西。
你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/ 全部文章 / 悲惨世界txt下载模的圈子,这个男人却要包 养我… 我被迫走入野-浪浪夜读

悲惨世界txt下载模的圈子,这个男人却要包 养我… 我被迫走入野-浪浪夜读

作者:admin | 分类:全部文章 | 超过 30 人围观
模的圈子,这个男人却要包 养我… 我被迫走入野-浪浪夜读

  我现在的名字叫朝楚。
在很久之前,我的名字却不是这个。那时候我叫朝玖歌,是个不知忧愁的富家小姐。
可现在我叫朝楚,是凤凰居里的一个野模,也就是挂着模特名头的小姐。平日里和其它小姐一样陪酒陪玩,但又和其它小姐不一样。
我只卖劳力不卖身。
也正因为这样,我活成了凤凰居里的一个特例,却也是一个典范。富商们都想要点我的场子,妈妈也把我捧在了手心上。
可即使是这样,我也只能是个野模。
我不喜欢野模这个职业,甚至可以说是厌恶极了,可是我却没有办法离开它。
因为我得罪了人争霸太平洋,导致A市大大小小的公司都不敢任聘我,走投无路之下,我才咬着牙,头也不回的踏进了这个圈子。
我不是不想回头,只是回不了头,直到那一天晚上——
那一下午,连着下了好多天大雨的A市终于放了晴。到了晚上,雨后干净清新的空气诱发了一颗又一颗躁动的心。
一个平日里一直为我不喜的富商也在这样的日子里躁动了起来,来到了凤凰居。
我思索他肯定会点我的名,又不好明着拒绝他,干脆就叫上孟渔出去兜兜风,来了一招人去楼空黄奕聪。
孟渔最近刚买了新车,听我说要兜风自然是兴奋的,就带着我一路转到了深夜。
凌晨的时候她去了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要买吃的,而我就坐在车里,关了灯,把窗户打下来吹着凉风。陈荣竣
夜里的风总是特别让人清醒,可是夜色深冷又迷离,让人一不小心就坠了下去。我也在这样的夜色里乱了心。
我情不自禁的想,如果三年前我没有得罪姜樾,那现在我会怎么样?我不知道。
但是事已至此,也没有什么多想的必要了。
我才刚刚收回了心神,又听到远处似乎传来了脚步声,赶紧把头一偏,想要关起车窗门察看一番,脖子就碰到了一个冰凉的物体。
好凉……我心下一紧,却也不敢转头,只能堪堪垂着眼朝侧边看。
是一把小刀,刀锋很薄也很锋利,透过开着的车窗门伸到了我的脖子上。
我瞪大了眼睛,要尖叫起来。那人用掌心带着薄茧的手捂住了我的嘴。
“别叫。”是一个男人,声音很低。
我冲他点了点头,他却依然没有松开手。
我小心翼翼地朝他看过去——
夜色深沉我看不清他的脸,只能透过刀锋反射的银色微光看到他手上结着的血痂。
我的心狠狠抽了抽,赶紧飞快的低下头去,不再看他。
万一他要是因为我多看了他一眼就要把我灭口怎么办?!
我抓紧了皮制坐垫,大气也不敢出一下。恐惧已经把我整个包围了。
身后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。听起来似乎是有很多人在朝这边跑过来,那声音虽然离这儿有一段距离,但却在用极快的速度接近着。
那男人听到这声音之后呼吸又急促了起来。我一动也不动豪门世婚,生怕他一不小心划伤了我的脸。
“开门!”他说话的声音很微弱,看来后面来的人该是他的仇家了转世奇缘。
我坏心的想,如果我在这里多耗上一分,那他是不是可能就在这一分的时间里被仇家追上然后气绝身亡?
“快!”他似乎急了起来,把小刀又靠近了我几分。我感觉到冰凉的刀正贴着我的皮肤,心止不住的狂跳当下也顾不得什么,赶紧打开车门。
他一边保持着拿刀挟持我的姿势,一边飞快的迈出腿上了车,又反手关上了车门,锁好了门窗。
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扑鼻而来。闻到这个味道,我心里的恐惧更浓了,我惊恐的死死盯着前方,却听见他放软了语气说:
“别怕,只要你听我的,我不会伤害你。”
“现在,开车。”
他的声音很低,不知道是因为虚弱还是原本就是这样,听起来略带沙哑,若是有人听过撒旦说话,那他的声音大抵也就和这个男人一般吧。
但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,好像在哪里听过。
“开不了车,我没有钥匙。”我背上的衣服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被冷汗浸湿了又干。
他似乎看了我一眼,我感觉头顶一阵发凉。
“那就帮我一次。”说完他拿过车上放着的香水,在空中胡乱喷洒了几下,放下之后伸手开始脱身上的衣服。
脱完之后又按着我要撕开我的衣服,我挣扎着要尖叫起来,被他死死捂住了嘴。
我宁愿被杀也不愿意在这样的情况下被人强。
“别叫!”他压低了声音吼了我一句,“我不会对你做什么,你只要配合我一下就好。”
我仍旧放不下心来,双手死死护住胸前,却听见他一声冷笑:“你放心,我要是真的要做什么早就做了,现在,脱衣服!”
他把话说的什么强势,完全是一副不容拒绝的语气。我听得又急又羞又气,就是捂住衣服不松手。
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。他也没了和我说下去的心情,直接一手捂住我的嘴,压在我身上,用另一只手撕下我的衣服。
“陪我演场戏。”他紧紧抱着我,脸埋在了我的胸口,我褪下的衣服正搭在他背上,掩盖住他背上的伤疤。
身后的脚步声已经近的不能再近了,有人拿着手电筒,往我的方向扫了过来蔡上机,刺眼的灯光弄的我眼睛一涩。
黑暗中他的心跳声尤为突出,噗通,噗通——一声比一声急。
外面的人朝车走了过来。我犹豫了一下,大声的喘起气来。他的身体僵硬了一下,瞬间就恢复了正常,配合着我一起喘息着。
空气刹时就暧昧起来。他灼热的喘息和周围冰凉的空气形成鲜明的对比,弄的我身体一颤,我突然就有些脸红。
外面的人已经走到了车前林丽渊,黄色的灯光打在了我的脸上。
我感觉他的身体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。
我心下也紧张起来,犹豫了一下,一边抬手遮住了眼睛尼飞比特,一边偷偷掐了一把锁骨处。
我低声叫了一句,声音酥到了骨里,然后又开口,对着外面的人,语气有着好事被打扰之后独有的妩媚和不耐:“做什么啊!”
边说边微微起身,瞪着外面的人,露出锁骨处那一片红。
外面的人愣了愣,眼神闪了闪,脸色也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起来。他轻咳了一声准备离开,却又在最后拿着手电筒朝车里的那个男人照了过来。
我心下一紧,捧过他的脸吻了上去,脸上带着陶醉迷离的表情。
外面的人看了看,终于走开了。
而我一直捧着那男人的脸,心止不住的狂跳。
等过了好一会儿,确定了那群人不会再回来的时候,我才赶紧推开了他,捡起自己的衣服穿上。
这时候我的脸烧得像火一样。
他见我这样的反应反倒了轻声笑了起来,说话的声调竟然和刚才差不多:“声音不错。”
他的声音又比之前沙哑几分,散在空气里暧昧极了。我羞的不行,紧紧揪着衣角瞪了他一眼。
“我可是救了你!”我一边又羞又气,一边又暗自为他的临危不乱感到心惊。若是换了个普通人,在刚才那种情况下,早就连话都说不清楚了,可他居然能做到连语调都不变。
他不可置否:“告诉我你的名字。”
我没回答。不远处便利店的门终于被推开。我看了一眼,转过头对他说:“你该离开了,我的朋友马上过来。”
他朝着我视线的方向看了一眼,果然看到一个身形娇小的女孩朝这边走了过来。他点了点头,推开门要离开,却在下车的时候顿了顿。
“至少让我看看你长什么模样。”
我依旧没有说话,却伸手打开了车内的灯。
车里一下子就亮了起来。突然起来的光亮让我很不适应正气寻妇录,眼里浮出了水雾。
我转过头看了一眼旁边的男人,时间好像在刹那静止了。
我眼里氤氲的雾气让我看不真切他的脸,只觉得他脸部轮廓分明,有硬朗的味道。突如其来的灯光也让他微微眯起了眼睛,他瞳孔的颜色很深,像是一滩化不开的墨,却又极亮,像是能够把黑夜都划破。
他这样半眯着眼,像极了遨游天际的雄鹰。而他赤裸着的上身里有些好多处的刀疤,映着他流畅的人鱼线但不显得狰狞,反而给他平添了几分男人味道。
而真正让我在一瞬间连呼吸都忘了的,是他的名字。
姜、樾。
我从小就开始幻想着自己长大后能和一个男人一起同生共死一次,然后我爱上他,最后再嫁给他。
没想到今天我的幻想就完成了三分之一凯尔尼格征,只是可惜这剩下的三分之二是完不成了。我看着姜樾,嘴角的笑容嘲讽。
看着他,我又想起了三年前的往事。
那时候我还是个富家小姐,而姜樾也还是黑道上一个没混出多大名堂的小角色。
那时候我知道他,完全是因为他那个传说中很是厉害的女朋友。而那时候我和他真正相识——
是在学校里,他大张旗鼓的跑到我学校门口,捧了一大束玫瑰花拦住我,对我表白。
我当时也说不清楚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,我只记得我很害怕——听人说她女朋友是个惹不得的角色,于是不管不顾地就给了他一个耳光。
之后我们结上了梁子。一年后我家破产,父亲自杀身亡而母亲也受不了刺激患上了精神病。
我急需要钱,而他又对我下了‘封杀令’,这才导致我走投无路进了野模这个圈子。
我收回心思,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人。他也在看着我,眼神复杂。
相顾无言。一时间空气都僵硬了起来张彤禾。
没想到今天救得人居然是他。一想到刚才我和他面红耳赤过,又对比着现在的尴尬,我的心就像被什么给堵住,一口气始终梗在了喉咙里超级狂龙分身。
我别过头看了看窗外,孟渔正打着手电筒朝我招了招手。
我头也不回地对姜樾说:“你该走了懒人稻。”这竟然是开了灯之后我和姜樾说的第一句话。
他从喉咙里嗯了一声,推开车门下了车。关上车门之后却没有急着走。
我感觉到他一直在看着我。半响,他突然叫了一声我的名字。
“什么?”我问。
“没什么,朝玖歌,今天我记住了狗语翻译器。”他的声音很低,也没有带上感情,我一时不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等我再问的时候,他已经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我在车里发了好一会儿愣,直到孟渔敲了敲车窗门。
“还愣着干嘛呀,赶紧开门呀!”
我这才反应过来打开了了车门锁,孟渔坐了进来,一边随意的问我刚才的从车里出去的那个人是谁。
“哦,那个人啊……之前认识的一个旧人罢了。”
我想不清楚该怎样形容我和姜樾的关系,是朋友还是仇人?好像都不太合适,我想了想悲惨世界txt下载,也只好用旧人来代替了。
“哦?”孟渔冲我眨了眨眼睛,凑到我身边暧昧的说:“看身形很有男人味唉。”
我皱了皱眉头,笑着拍了拍她的头:“你在想什么啊,赶紧开车!”
“是是是。”她冲我吐了吐舌头,发动了车。
接下来的几天仍旧如往常一样,起不了什么波澜,我还是凤凰居的头牌,过着我空虚又光鲜的日子,陪着我不想陪的客人。
这一天我正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上和孟渔聊着天,妈妈突然一把推开房间的大门,站在门口呼哧呼哧的喘着气,笑的脸上都堆起了褶子。
一众姐妹们都兴奋的起身围住了妈妈,以为来了什么大客户,七嘴八舌的问道。
孟渔也耐不住寂寞,要拉起我过去看看妈妈到底是个什么情况。我却冲她摆了摆手,示意她自己过去李刚姐。
她见我没兴趣也不强求,自己扬起笑走到妈妈跟前。
只留下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,把玩着自己的指甲。
妈妈却推开了所有人,笑着冲我招了招手:“还坐在那儿干嘛,我的小祖宗哟,赶紧过来!”
她说完也不等我有什么反应,叹了一口气又堆着笑跑到我面前来,拍了拍我的肩。
“唉,楚楚网游之神语者,你倒是快点啊!妈妈跟你说,这一会可不得了,来了位爷,指名点你!赶紧去化妆,拾掇好了去天字一号包间!”
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妈妈有这么激动的时候,她看着我的眼神都发着光。
剩下的姐妹见她这样倒是耐不住了,有的小心的探听情况,也有的冷哼一声表示对我的不屑。
妈妈却摆正的脸色看了她们一圈,“哼什么哼,你们还真别不信,我们楚楚这一回真是走了大运了!”说完又目光热切的看着我,小心的在我耳边低语道:
“楚楚啊,妈妈知道你不容易,得罪了人。虽然妈妈不知道你到底得罪了谁,不过妈妈敢肯定,只要你招呼好了今天的这个客人,不管你得罪谁都不是事儿。”
说完还亲热的拍了拍我的手,“妈妈希望你好。”
虽然我知道在这这样的地方一切感情都得为了利益让步,这里的人总是习惯捧高踩低。妈妈这样说大概也只是为了让我更加死心塌地的对凤凰居,但我的心里还是一热。
已经很久没有人这么看我了。我冲她点了点头,心里却仍旧没把她的话当真。
毕竟,我得罪的人可是姜樾。先不说有没有人能改变姜樾的决定,就单说在整个华南地区,有勇气和姜樾对上的人都数不出五个手指头。
在整个华南地区,见过姜樾的人可能不多,但所有人和从商从政的人都知道他,他活在人们的口口相传里。
在别人口中,他就是神一样的存在。短短三年的时间,他拼着一身铁骨,成了华南几个重要地区响当当的一哥,手下的兄弟更是数也数不过来,这样的人,谁能改变他所下的任何决定?
除非是他自己。我自嘲的笑了笑,画好了妆推开了天字一号包间的大门。
平日里一推开包间门,总是能闻到一股糜烂的混合着香水烟酒的味道,可是今天的天字第一号包间里,只闻到了淡淡的烟草味道蛇蝎弃妃。
包间正中间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,他笔挺的坐着,看到我来了,吐了一口眼圈,他的脸在昏暗的灯光和烟雾的遮掩下看不清楚。
我点了点头,扬起一个笑朝他走了过去。
还没走到他跟前就被他叫住:“朝玖歌。”
声音冷清,我却浑身一怔,嘲讽的勾了勾嘴角。
妈妈说的没错,果然只要招呼好了他,姜樾就会解除对我的封杀令。
只有姜樾能改变姜樾的决定。
我走到他身边找个离他不近不远的位子坐下,抬眼看着他,
四目相对。
他的眼睛还是那么好看,只是里面写着太多我看不懂的东西。
我也不想看懂饶同珍,我和姜樾之间本来就是就是一个死结,我早就得罪了他,最难过的日子都已经熬过来了,现在更没必要腆下脸来讨好他。
空气立刻就尴尬了起来。谁也没有开口。
半响,他像那天晚上离开前一样叫了一声我的名字:“朝玖歌。”
“我叫朝楚。”我纠正他,语气充满嘲讽。
他皱起了眉头,却也没有在纠结在这个问题上。
“你……这几年过的还好吗?”他有些迟疑的开口。
我在心底冷笑了一声。原来整个华南地区响当当的一哥说话也会犹豫啊。
“托您的福,我过的还不错。”
他似乎被我话里的刺给刺到,半响才开口,又叫了一声我的名字,这一回却是另一个名字。
“朝楚。”
我应了一声,却不知道要叫他什么:“您有什么事吗?”
他没说话,只是深深的看着我,我被他看着一窒,慌了神要别过头去不再看他。
他却突然伸出手,板住了我的脸艾萨拉之爪,强迫我不得不看着他。
刚才他冰凉的指腹划过了我的脸的时候,我只觉得脸上酥酥麻麻的,又对上他放大的脸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红了脸。
我咬了咬唇,装作强硬的模样瞪着他:“姜樾!你做什么!”
他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,眼神却暗了下去。然后他的脸一点点在我眼前放大,天旋地转之前我似乎听见他说:“吻你。”
接着我的嘴上就印上了一个温热又潮湿的物体黄英文。我瞪大了眼睛,却看到他像婴儿一个安静满足的脸,一下子就愣住了。
他趁机撬开了我的嘴,上下吸吮起我的唇瓣来,过了一会儿他似乎觉得不够,伸出舌头探进了我的嘴里,上下扫荡了起来。
他吻的越来越深,我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,赶紧加大了手上的力气要推来他,却被他越抱越紧。
等到我几乎要无法呼吸的时候他终于放开了我,我一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一边瞪着他吼:“姜樾!”
他心情似乎大好,脸上的表情也柔和了几分。却在听见我吼他之后阴下了脸,目光复杂的打量着我。
“朝楚,你被多少人亲过?”
呵,他现在是在嫌脏吗?我在凤凰居两年,虽然有过不少惊险的时候,但都被我挺过来了,从来也没有出卖过自己。
但是这些我明显不会告诉他,我勾了勾嘴唇,微笑着恶心他,一边掰着手指头算:“那么多我怎么可能记得清楚。”
姜樾眉头皱的更紧了,脸也全部阴了下去,眼里有风雨欲来之势。
我有些害怕,却也有些爽快。虽然不理解他为什么生气,但心里还是解了一口气。
我以为他要发火,他却没有,他依旧用那样复杂的目光看了我一会儿,然后别过了头,起身离开。
在走到门口的地方他又停了下来,没有回头的问我。
“你想离开凤凰居吗?”
这样没头没尾的一句话,我却一下听懂了他在说什么,但是现在这个结果已经对我没有多大的意义了。
我没有回答他,他也没有接着往下说,反而停了一会儿之后又接着推开了门离开。
在他关上门的那一刻,我听到他说,“你自由了,我们一笔勾销。”
还有另外的一句话,我也只是依稀听到。他说,朝楚,对不起。
恍恍惚惚间我以为我听错了,后来又转念一想,他这么骄傲的人怎么可能说对不起呢。
一定是我听错了。
眼眶却莫名其妙湿了起来。我想我需要大哭一场。

欲知后续精彩内容,猛戳“阅读原文”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