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热门搜索:
欢迎您,曲芷含 的忠实网友, , 希望你在本站能找到对您有用的东西。
你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/ 全部文章 / 惊奇物语杨庆森原创电影《老龙湾传奇》文学剧本(下)-陇上风情

惊奇物语杨庆森原创电影《老龙湾传奇》文学剧本(下)-陇上风情

作者:admin | 分类:全部文章 | 超过 24 人围观
杨庆森原创电影《老龙湾传奇》文学剧本(下)-陇上风情俄国妖僧

一个情爱交织、跌宕起伏的故事;一幅生死离别、惊心动魄的画面!景泰,老龙湾,演绎着一段黄河文化的历史传奇……老龙湾传奇
编剧:杨庆森
65白家厨房 黄昏 内
梨花站在面案前擀着面皮……
石林蹲在灶台前,手抓麦草往灶口里添着……
灶火熊熊……
灶台上的锅中冒着沸腾的热气……
梨花娇嗔地:”石林哥,水开了,别添柴了。”
石林:”噢,那我再干点啥呢?”
梨花:”你去上屋把那五香驴肉和酱猪肘拿来。”
石林为难地:”我不敢去。要是姨夫和爹问起半下午俺俩去哪哒了?我咋说呀?”
梨花:”你就说去你家老屋收拾东西了。”
石林:”我说了,老人能相信吗?”
梨花娇嗔地:”哎呀,石林哥,你真是个老实人,你就是不说,你爹我爹能不明白吗?好了,等我把切好面条,咱俩一起去。”
石林”嘿嘿”地笑了。
梨花利索地叠加着面皮,然后手持菜刀细致地切着面条……
这时,外面传来”咚咚咚”的敲门声和”郎中哥,在家吗?”的女人喊声。
梨花:”石林哥,看看去谁来了!”
石林迈步走出了厨房。66大门外 黄昏
媒婆腕挎篮子站在门前。
门”吱扭”地开了。
媒婆笑嘻嘻地:”哎哟,是石林大侄子呀?!”
石林微笑地:”张家妈,您老来了?快进来吧!”
媒婆笑嘻嘻地跨进大门:”石林,不瞒你,我是来给你和梨花证婚的,恭喜你们俩喜结良缘!”
石林微笑地:”让您老牵心了。姨夫和我爹在上房呢。您老去屋吧!”
媒婆笑嘻嘻地向正房走去……
石林关上大门,向厨房走去……67厨房 黄昏 内
梨花:”石林哥,谁来了?”
石林笑呵呵:”张家妈给咱俩证婚来了。”
梨花惊喜地:”真的?!”
石林笑呵呵地:”太好了,今晚咱俩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住在一超了。”
梨花娇嗔地:”看,把你美的?!”
石林笑呵呵地走近梨花,两手搂抱着心爱的女人,热情地亲吻着……68白家正房 黄昏 内
白发老人笑呵呵地:”张氏,梨花和石林的亲事全靠你主持了,你要把这嫁娶的婚庆办得热热闹闹的,我老汉就满意了。”
白郎中:”是的,大妹子,证婚在今晚,你再给算算仪式在哪天办合适?”
老石匠:”要选个好日子,保娃们一辈子平安!”
媒婆笑嘻嘻地:”老伯,郎中哥,石匠哥,放心吧!回来的路上,我已经算好了,石林是属马的,梨花是属羊的,都是温厚的属性。后天是十五,我看就定在后天举行仪式,召呼乡亲们来贺喜!”
白发老人笑呵呵地:”七加八是十五,是个好日子。你们亲家哥俩认为如何,表个态?”
白郎中笑呵呵:”好!那就后天。”
老石匠笑呵呵地:”行!可是外乡村的亲戚们怕赶不上了,我怕事后人家会有埋怨的?!”
白郎中笑呵呵地:”不打紧,明早让石林和梨花分头去告知就是了,赶上的。”
老石匠:”噢,那就好。”
媒婆笑嘻嘻地:”石林和梨花真是天生的一对,地造的一双。加之,两家合一家过日子,更显得亲上加亲,这在山湾可是一个善举!”
白郎中:”天快黑了,梨花和石林咋还不回来?”
媒婆笑嘻嘻地:”人家小两口在厨房做饭呢!”
白郎中笑呵呵地:”这妮子,真是长大了,知道操持家务事了。我真高兴啊!”
白发老人”哈哈”地笑了几声后:”你去厨房把娃们喊来,在日落西山前,把应办的仪式办妥。然后,咱们吃喜庆团圆饭,如何?”
白郎中笑着:”岳父大人说的对,我喊娃去。”
媒婆笑嘻嘻地:”郎中哥,你准备一下仪式吧!我去喊石林梨花来就是了。”
老石匠笑呵呵地:”他张家妈,你顺便把地柜上的那个包拿到厨房,那里有些五香驴肉和酱猪肉,还有油炸花生米,让娃们做几道下酒莱。”
媒婆走到地柜前,伸手拿起包袱走出门外,向厨房走去。69厨房 内 黄昏
石林搂抱着梨花坐在麦草上,沉缅在幸福中。
媒婆拎着包跨进门槛,见此情景转过身去。
石林和梨花也惊诧地站起身来,尴尬得手足无措,不和如何是好……
媒婆尴尬地:”我啥都没看见。”
梨花:”张妈,您老是过来人,看见了也没啥?人这一生就是这么回事,早晚都要经历的。”
媒婆尴尬地:”是的,是的。你爹让我喊你去上屋举行证婚仪式。”她把包放在炕台上,抬腿跨出门槛,走了。
梨花”哈哈”地笑出了声。
石林:”让人家看到了,不知羞,还好意思笑?”
梨花笑容满面地:”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。有啥羞的?从今往后,你就是我的相公,我就是你的娘子,我不仅要为你生儿育女,我还要侍奉孝敬你我的爹,我为啥不笑迎生活呢?!”
这时空间传来了”梨花、石林你们俩干啥呢?快点过来”的喊声。
梨花高声回道:”我在切肉呢!完了就过去。”
石林”嘿嘿”地笑着:”梨花,你真会编话,肉在哪呢?”
梨花走近灶台,伸手拎包:”石林哥,这是你昨晚回来拿的包,肉在这包里。我拿出来切好,装盘送过去,一切都圆过去了。”
石林”哈哈”地笑了几声后,做了个弯腰躬微的姿式:”娘子,相公这厢有礼了!”
梨花笑吟吟地拉着戏音:”罢、罢、罢了……”
石林笑呵呵地:”别逗乐了,赶紧切肉,一会儿姨夫又要喊我们啦!”70白家正房 黄昏 内
中堂烛光闪耀,香火烟渺……
白发老人、老石匠站在左侧,媒婆张氏站在右侧。白郎中站在门口,都在等待着梨花和石林的光临。
白郎中盯着院中喊着:”不要误了时辰,快点过来呀?!”
梨花和石林各两手端着菜肴和面食的木托盘走出厨房,向上屋快步走来。进屋后,俩人恭敬地将木托盘放在供桌上。然后,站在了媒婆身旁。
白郎中站在中堂正中,双手合掌,高过头顶,弯腰上下祷告了三下。然后,双膝跪地:”列祖列宗在上,吾辈白郎中今日将爱女梨花嫁与石家之子石林,并收石林收为儿子,传授祖传之医术,治病救人,惠及乡邻。讫求先祖应允!”然后,两手伏地,叩了三个头,起身站立,走到左侧站立。
媒婆左手拉着石林,右手拉着梨花站在中堂:”石林、梨花,你们俩跪下,双手掌合一默思。”
石林、梨花俯首听耳地双膝跪地……
媒婆一本正经地:”承蒙石家、白家盛情相邀,媒婆张氏代表山湾的乡亲们,面对白家上先辈为石林、梨花证婚!”然后,她两手合掌叩首。
石林、梨花两手伏地,各叩了三个头。然后,起身站立,站到老人们的面前,然后跪地,各叩了三个头。
石林亲切地:”外爷、岳父、爹,石林我会尽到孝心的,我会做到勤劳本份,爱护梨花的。”
梨花亲切地:”外爷、爹、公爹,梨花我会尽到孝心的,我会做到勤俭持家,爱护石林的。”
白郎中笑呵呵地:”石林,你娶了梨花,你就要好好呵护她,夫妻恩爱才是生活。从今往后你不仅要跟我学医,还要把咱两家的田地种好,”
老石匠笑容满面地:”儿呀!你能有今天,爹真是太高兴了。你要好好向你岳父学医术,为乡亲们治病,这样就会少一些我这种病。人要知恩图报,我和你岳父是换命的兄弟,现在是一家人,你要心疼梨花,心疼你岳父。爹,恐怕没有多少日子陪你们了。”
白发老人笑容可掬地:”你们这对亲家满口都胡说些啥嘞?你们俩让石林梨花咋回答?一家人不说两家话,才能共同走向好日子、好生活。石林、梨花起身,咱们一家人唱喜酒,吃喜庆饭。”
石林和梨花站起身向老人们:”承蒙教诲,我们俩当尽全力改变生活。”
媒婆笑嘻嘻地:恭喜一对新人,恩恩爱爱,早生贵子,光大石白两家!”
石林、梨花躬手:”谢谢张家妈!”
梨花:”石林哥,你把那莱拿到炕桌上,然后把托盘拿到厨房叶可儿,我去厨房下面去。”话毕,人已走出门。
石林把供桌上两个装着菜肴的托盘,端到炕桌前,把其中的菜肴端到了炕桌上,拎着两个托盘向门外走去。
白发老人笑容可掬地:”我活了八十多岁了,能看到我外孙女的禧庆之日,我的心里真的是太高兴啊!”
白郎中兴高彩烈地:”岳父大人、石匠哥、张家妹,炕上坐,我去把那瓶珍藏多年的好酒拿出来,咱们好好喝几口。”话毕,人已出了门。

71天空 黄昏 外夕阳西下,放射出绚烂的晚霞。72白家厨房 黄昏 内
梨花站在面案前手中在抖擞着一缕缕长面条……
石林在灶台前烧着麦草火,灶口火焰熊熊……
灶台上的大锅中,水已经在沸腾……
梨花一手拎着一缕长面条扔入锅中,一手持筷子搅动着面条……73白家正房 黄昏 内
烛光闪耀,室内明亮。
炕桌上摆放着一坛老酒、菜肴和锅盔面食。桌前,围坐着白发老人、老石匠、白郎中和媒婆张氏。
白郎中笑呵呵地:”我想先准备一下东西,然后请乡亲们喝杯喜酒,看看选个好日子?”
媒婆张氏笑嘻嘻地:”我看大后天合适,是个阴阳双日。”
白发老人笑容可掬地:”我看合适。”
白郎中笑呵呵地:”那好!我让石林明后天去买几只羊,一头猪来,再买几大坛酒来。如何?”
老石匠摇摇头:”这得花费多少银两嘞?”
白郎中笑呵呵地:”花不了多少银两。石匠哥,你放宽心,好好养病就是了。花些银两不算啥,待石林跟我学好医术,他在挣回来么?!”
老石匠:”也是,好!”
这时,石林、梨花二人手端热气腾腾的长面条的木托盘进了屋,放在炕桌上。
梨花笑吟吟地:”各位长辈,吃长面了!”
石林笑容满面地:”谢谢长辈对梨花和我的关怀!我和梨花永远不会忘记!”
几位老人都端起一碗长面,拿着筷子挑着面条津津有味吃着。
梨花端起两个空托盘向门外走,石林随之跟了出去。74天空 夕阳西下
霞光辉映着天际,甚是灿烂。
然而,几大朵黑云在悄无声息地聚拢着……75白家厨房 内
一盏油灯”咝咝”地跳跃着火苗……
石林蹲在灶口前烧着麦草火……
梨花站在灶灶台前,手持筷子搅动着锅中翻转着的长面条……
石林满脸汗水地站起身,走到门口,望着天空移动着的黑云:”我看今晚恐怕要有大雨?”
梨花”嘻嘻”地笑着:”你又不是老天爷,你说下雨就下雨啦?”
石林:”我觉得闷热闷热的!”
梨花:”热,那是烧火烤热的。我咋就不热?”
石林:”反正,我感觉身上不大舒服。”
梨花惊诧地:”啥?不舒服,身上哪不舒服?告诉我?”
石林:”没哪不舒服,就感觉热的难受。”
梨花急切地:”你进屋去,让我爹给你看看是咋么了。啊?”
石林:”没事,看把你急的?”
梨花拿过灶台边的两个碗,用筷子挑起锅中的面条放进两个碗中:”你是我男人,我能不着急么?”
石林:”那也得让我吃过了饭呀!”
梨花把面条碗递给石林:”你端到屋里吃,桌上有肉菜。啊?!”
石林:”我看咱在这吃完了再进屋,好吗?”
梨花:”那就吃过了,再进屋吧!”
俩人持筷子,挑起碗中的面条吃着……76白家正房 内
炕桌上,两支粗壮的红蜡烛闪烁着耀眼的火光,辉映着桌面上的几盘所剩无几的菜肴……
媒婆纳闷地:”咱这面饭都吃完了,这俩娃咋不进屋吃饭呢?”
白郎中:”饿不着的,肯定在灶房吃过了。”
媒婆:”今晚,是娃们的大禧日子,不上桌吃结亲饭?这是啥规矩?!”
老石匠:”啥规矩都没有。看得出石林和梨花想把好吃的尽我们先吃嘞!”
白发老人笑着:”这俩娃从小就懂得礼数,特别的招人喜欢。”
老石匠:”梨花和石林都是您老带大的,真要感谢姨夫您呐!”
白发老人”哈哈”地笑了。
这时,梨花挽着石林走进屋来。
梨花:”爹,石林有点不舒服,您给号号脉。”
白郎中转过身顺手从炕梢拿过脉枕放在腿上:”把手放在枕上,让老泰山我号号脉象。”
石林笑嘻嘻地:”爹,您别听梨花说的悬乎,我啥事都没有,就是感觉闷热的心烦。”
老石匠惊慌地:”儿呀!听话,让你岳父摸摸脉,就知道嘞!”
白郎中笑呵呵地:”是的。有病无病?号脉象就知道嘞!”
石林无奈坐在炕沿边,将右手平放在脉枕上。白郎中伸出左手两指头压位石林的脉膊,睐着眼,神乎兮兮地沉思着……
几个人的眼睛都在聚精会神地瞅着白郎中的面目表情……
白郎中收回手:”从脉象看,无碍。据经验判断:一是心火太盛;二是疲乏引起。主要原因,还是没休息好,睡上一觉就没事了。”
老石匠惊喜地::”无碍就好、无碍就好。”
梨花:”也把我吓了一跳。”
石林:”我说没事的,你就是不相信。”
白郎中睁大眼睛瞅瞅石林,又转而瞅瞅梨花,莞尔神秘的笑了笑。
梨花莫名其妙地:”爹,你笑啥嘞?”
白郎中:”我笑笑何妨?”
梨花:”爹,你是不是有啥瞒着我?”
白郎中:”我有啥可瞒你的?”
老石匠:”你们父女俩打啥哑迷嘞?”
白郎中:”天机不可泄露!”
媒婆:”事也办完了,饭也吃了,我该回了惊奇物语。”
白郎中:”等等,大妹子,你要喝完喜酒才能回去。石林、梨花,给你张家妈倒酒。”
石林捧起酒坛,梨花端着酒碗。石林往碗中倒酒,梨花将酒碗捧送到媒婆面前。
媒婆转头躲闪着:”我真的不会喝酒。"
白郎中:”你保了半生媒,不会喝酒?谁信?”
媒婆:”我喝不了酒,一口就醉,不敢喝!”
白发老人:”喝不了酒,就让人回屋就是了。”
白郎中:”也好,过几天办婚宴,让她张家爹多喝些喜酒,梨花你去送你张妈回家。”
梨花:”天黑了,我和石林哥送张妈回家。”
媒婆下炕趿鞋:”不用,没几步路,不用送。”
石林拿过炕柜上的篮筐。梨花手挽着媒婆走出房间,走到院门前,开门走了出去。77天空 夜 外乌云密布,似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……78村庄路上 夜 外
梨花石林手挽着媒婆边走边聊着话……
媒婆:”前面我就到家了,天要下雨了,你们俩不要送了,回去吧!啊?”
梨花娇嗔地:”张妈,天黑,路不好走,不把您老送到门口,我和石林不放心。”
石林:”没有几步路,我和梨花把您老送到门口再回去不迟。”
媒婆感叹地:”唉,真是一对有心的娃啊!”
梨花娇嗔地:”张妈,您老是我和石林的证婚人,我俩感激您,送您是应该的。”
石林:”是的。再说我和梨花还要去我那老房,给黑毛犬”夜叉”喂些吃的。”
媒婆:”噢,对对的。狗是有灵性的,忠诚!”79白家正房 夜 内
炕头上,老石匠酣睡着……
白发老人和白郎中也已经醉意朦胧……
白郎中语无伦次地:”姨、姨夫。不,不对,爹,您老,喝多了。别、别再喝了,啊?”
白发老人睐眼笑着:”我高兴,我外孙女成人了,有婆家了,就是再喝些,我也不醉。”
白郎中:”我看您老还是歇息一下。等会儿,石林和梨花回来陪您喝酒,好吗?”
白发老人眯眼笑着:”干柴遇烈火。今晚俩娃还能回来吗?亏你还是个过来人?”
白郎中恍然大悟:”噢,明白了。这、这……
白发老人笑着:”咋了?你和石匠就耐心等待抱孙子嘞!我老汉也能看到重外孙嘞?”
白郎中点头:”早养娃早得计,早抱孙子早受累。可就是再苦再累呢?我这心里也是高兴得美滋滋的。”
白发老人笑呵呵地:”高兴,我活了八十多岁的人,比你高兴、比你还美滋的很嘞!”
白郎中点着头:”是的,只要爹您老人家身体好,没准还能看到第五代人嘞?!”
白发老人笑呵呵地:”这话说的好!借我女婿的吉言,我就是奔那一天而去的人!可是,人的命天注定,人生没有长生不老的药。我真希望你这个郎中女婿发明出一种长生不老的药啊?那时我就是个活神仙,日夜守着你们,天天看着你们,多好嘞?!”
白郎中笑嘻嘻地:”爹,您老喝多了,天也晚了,夜也黑了,是否该歇息了?”
白发老人躺在炕上:”反正你不爱听,不说了,睡觉喽!”
白郎中鼓气吹灭了两支烛火,顺势躺下身。80石匠家老房 夜 内
黑毛犬”夜叉”趴卧在屋内门口。
土炕上,石林和梨花搂抱在一起亲吻着……
梨花娇嗔地:”石林哥,从此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成为一家人啦!你高兴么?”
石林:”高兴。我要和我的梨花过上好日子,儿孙满堂,白头到老。”
梨花娇嗔地:”石林哥,那你要加倍努力,我们不仅要儿女双全,还要多生几个娃,这样才能家丁兴旺。”
石林:”我主外,你主内。”
梨花娇嗔地:”我养猪,喂鸡鸭,带娃儿。你种田、种果树,放牛羊。噢,对了。晚上,你还要跟爹学医术,碾中药。”
石林:”知道了。可现在咱俩是相亲相爱哟!”
梨花娇嗔地:”石林哥,今晚我让你亲个够。”
石林翻身压住了梨花的身子:”永远亲不够!”
梨花两手搂抱着石林的脖梗。
俩人狂热地亲吻着,抚摸着……

81天空 夜 外
浓浓的乌云,象一块黑毡子……
瞬间,风声响起,越来越猛烈……82山湾 夜 外
田野上的麦浪在狂风吹拂中摇曳……
树的枝叶在狂风中摇摆千姿百态的舞蹈……
农家院前院后的麦草被大风儿刮到空中,象天女散花一般飘飞着、飘飞着……
狂风渐渐地小了……风声渐渐消失了……
”嗄刹”一声惊雷带着强烈的一道电闪之后,瞬间,一道道闪电中,大雨夹带着豆粒粒大的冰雹从天而降,黄土高原上的村庄淹没在风雨之夜中……
古老的黄河,波涛汹涌澎湃……83石匠家 夜 内
石林怀抱着梨花,坐在土炕上。
梨花娇嗔地:”刚才的雷声把你吓着了吧?”
石林:”没有!”
梨花:”那我咋感觉到你惊吓了?”
石林:”没有,真的没有吓着。”
梨花:”石林哥,你可不敢哄我。我是怕你做下了病,那就麻哒嘞?!”
石林:”没有吓着,做啥子病么?”
梨花娇嗔地:”你别忘了,我是郎中的女儿,我多少也知道些中医医术。明天回去让我爹,你那位老泰山给看看,你就知道了。”
石林:”我没病,看哪门子的病?”
梨花娇嗔地:”刚才,我俩在干啥嘞?你难道还不明白我说的话么?”
石林:”噢,明白了。可没你想的那样?”
梨花娇嗔地:”可我感觉到了,你没有完成。”
石林加重了语气:”没完成,就没完成,改日完成就是了。”
梨花也加重了话音:”石林哥,你这是咋了唦牛语者?想啥呢?跟我说说好么?”
石林:”我在想我家的房子破烂不堪,可咱山湾村还有不少人家的房子,还不如我家的房子。这么大的雨,恐怕经不住风雨的冲刷,会出人命事的。”
梨花:”你是怕房子倒塌?”
石林:”是的,这很有可能。万一雨下个不停,山水下来,房屋倒塌,人命难保。”
梨花:”石林哥,那你说咋办?”
石林:”眼下没有办法,只能听天由命,只有等到天亮了,看看再说。”
梨花:”那就睡觉吧!好吗?”
石林搂着梨花躺在炕上……84白家正房 夜 内
一支红蜡烛跳跃着火苗……
炕头上,老石匠气喘吁吁地靠坐在墙上……
白发老人惊讶地:”石匠,你这是咋了?”
白郎中:”阴天下雨,他那病就加重了,出气就困难,坐会儿,慢慢的会轻松些。”
白发老人:”那你给他看看呀?!”
白郎中:”我也没啥太好的办法,只有是靠中药维持,加之休息,加强营养,慢慢的恢复吧!”
老石匠气喘吁吁地:”郎中兄弟,已经尽力了。我这该死的”痨病”,就是吃仙丹也没个救了。”
白郎中:”亲家哥,话不能这么说,哪有喝了药,马上就病除的?”
老石匠气喘吁吁地:”我的病,我知道轻重缓急。这些日子里,只要一睡觉就做恶梦,骇得我醒又醒不来。急得我呀,唉!”
白郎中:”那是梦魇,身体虚弱的病人都会出现这种现象。”
老石匠气喘吁吁地:”刚才又做了一个更可怕的梦,吓得我大气不敢喘,憋得我相当难受。是那一声惊雷,把我惊醒了。”
白发老人:”做了个啥梦?说说?老汉我给你解解梦!”
老石匠气喘吁吁地:”我梦见我走进了一个阴森森的山洞里一一(化出)
山洞中,老石匠鬼使神差地慢步走……
这时,传来一声尖利的嘶鸣声,惊骇得老石匠转身就跑,可是咋也迈不动腿脚。他怔怔地站着,慢慢的回转头,忽见一个大脑袋,长着两个犄角,瞪着两只大眼晴,长长胡须,张着大嘴,喷着一缕水柱的怪物,蠕动着金光的长身躯向他爬来……这时,一声惊雷声传来了,怪物已经无影无踪了……(化入)真是把我吓坏了。”
白发老人”哈哈哈”地笑了起来。
白郎中莫名其妙地:”爹,您老笑啥嘞?!”
白发老人笑呵呵地:”噢,原来石匠梦到龙嘞!这个梦,可不是一般人能梦到的?!”
白郎中笑嘻嘻地:”爹,梦到龙咋讲?”
白发老人笑呵呵地:”梦到龙,天就要下雨!”
白郎中好奇地瞅着白发老人:”这么灵验?!”
白发老人一本正经地:”可不是么,现在外面的天空下啥嘞?”
白郎中:”下雨呢!噢,我明白了。还别说真是这么回事,真准呀?看来还是爹这把年纪的老人知道的就是多嘞!”
白发老人:”下雨有下雨的好处。但是,雨水大了,多了,也有害处。我想待天亮后、天晴了,你带上石林和梨花去”盘龙洞”敬敬香,祈祷龙王不要再下大雨啦!”
白郎中点点头:”爹,盘龙洞真有龙么?”
白发老人:”有没有龙?谁都没见过,只是传说中说有龙在洞中歇息。”
白郎中:”爹,您老人家知道的多,您给我和石匠哥讲讲盘龙洞的传说好么?”
白发老人笑呵呵地:”反正也睡不着了。想听?我就给你们俩讲讲。话说西海龙王的公子被哪吒抽了龙筋后死去了,西海龙王为儿报仇去天庭告状。由于年老体衰,飞到山湾这个地方就飞不动了,就在村东面山下的洞中歇息一下暮阳朝升。可是睡着了,这一觉不知睡了多少年……”老人嘴唇蠕动地说着……。
白郎中,老石匠好奇的聆听着:……85天空 黎明 外
雨停了。天晴了。
夜空开始发亮了。
东方有一道亮光,上边发绿色、下边呈现出粉红色,最后是一道金红色的光,越来越扩大,愈来愈亮了。风雨后,获得了小憩的黄土高原苏醒了。
东天透露出鱼肚白……
渐渐霞光喷射出来……
一轮红日冉冉升起在东方,辉映着大地、辉映着黄土高原中山湾这个古老的村庄……

86山湾 晨曦 外
村庄的一切都似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一房檐上滴着水,树叶上挂着水,土路上汪着水;满地的麦草、秫秸被水浸泡着……
泥泞的路上,只有石林搂着梨花艰难走着……
黑毛犬夜叉兴奋的前后左右地跑着……
石林打了一个哈欠后:”这一夜,又是风又是雨的,真是折腾人。”
梨花娇嗔地:”石林哥,你困不困宋伊人身高?”
石林叹了口气:”一夜未睡好,咋能不困嘞?”
梨花娇嗔地:”一会儿,给你烧个热乎炕,你美美睡上一觉,解解乏。”
石林:”那可不成,万万不可,我爹会责备我的。再说了,你要去各庄通知我们婚礼的日期,我还要去县城买东西。”
梨花:”这下过雨的路咋走呀?明天再去迟。”
石林:”我也是这么想的。可我咋向爹说嘞?”
梨花:”爹不说,咱俩就不吭声。爹要是说,咱就说路晒干了就去。不就没事了?”
石林恍然大悟:”哎呀!我咋就想不到呢?”
梨花娇嗔地:”石林哥,你要知道,女人想事往往比男人心细。”
石林兴奋的亲吻了一下梨花的脸颊。
梨花兴奋地:”昨晚亲了我大半夜,还没够?”
石林兴奋地:”和我的梨花在一起永远亲不够!”
梨花”哈哈”地笑着:”那我就让你天天亲着我,夜夜抱着我,看你烦不烦?累不累?!”
石林兴奋地:”那就更好嘞!”
梨花在石林的脸顿上亲了一口后,娇嗔地:”石林哥,你真好!你还记得吗?我十岁那年,你带我在田野上玩耍,你骗我吃”辣辣”的事么?”
石林”嘿嘿”地笑着:”都是哥不好,把我的梨花妹辣哭了。”
梨花娇嗔地:”你为了哄我不哭,还亲吻了我的嘴不放,那时你真坏?!”
石林:”是么……?朦胧中眼前(化出)一一
十一岁的男孩石林在田埂上跑着……
十岁的女孩梨花在其身后追逐着……
小梨花喊着:”石林哥,等等我…等等我……”
小石林高声喊着:”象个蜗牛,你快点跑么?”
小梨花赌气地停住脚步,索性坐在了田埂上。
小石林回头看着,无奈地只有回返走到梨花身旁坐下,信手拈来一棵”辣根”草,掐掉了一截枝叶,擦着根部的土,掐了一小截,放进口中嚼着……
小梨花瞅着瞅着娇嗔地:”石林哥,你吃啥呢?好吃么?”
小石林晃晃手中白色的”辣根”递给了小梨花:”这个草根可好吃了。”
小梨花伸手接过,半信半疑地:”一根草根有啥好吃的?”
小石林:真的。可好吃了,不信你尝尝!”小梨花把那一截草根放进口中,用劲嚼着、着…”哇”的一口吐出来。张口结舌地哭泣了……
小石林得意洋洋地:”咋了、咋了?咋哭嘞?!”
小梨花哭泣着:”你坏!你骗我!你坏!你欺负人!你不是好哥哥!你是大坏蛋!”
小石林慌了,连忙抱住了梨花,张嘴堵住了梨花的嘴……(化入)……那都是儿时的事了,为了哄你不哭,我才亲了你的嘴嘞!”
梨花娇嗔地:”是么?让我摸摸你心跳不跳?”
石林:”别逗了。心要是不跳,人就玩完嘞!”
梨花娇嗔地:”开个玩笑么。不笑不热闹!”
石林:”梨花,你准备早饭做啥吃的?”
梨花娇嗔地:”石林哥,你想吃啥佟丽娅星店?你说做。”
石林笑呵呵地:”我想吃洋芋面片。”
梨花娇嗔地:”好!我就做洋芋面片给你吃。”87白家正房 晨 内
空间中,鼾声如雷……
炕上,白发老人、白郎中、老石匠都已经沉睡在梦乡之中……88白家院门口 晨 内
梨花和石林走到门前,梨花推开双扇木门。
梨花、石林一前一后走进院内。
石林转身随手关上门,尾随梨花走向西厢房。
梨花推开了房门,二人进了屋内。89西厢房 晨 内
整浩的房间,摆放着几件傢俱,炕柜上叠落着红绿两铺两盖的被褥,真是一派婚庆的喜气……
石林惊诧地:”唉!梨花,你啥时候把咱俩的新房都布置好了?你咋不和我说嘞?!”
梨花娇嗔地:”炕上的床褥都是我爹早给准备的,窗子、墙上的囍字是我剪的。就是要给我心中的石林哥一个惊喜!”
石林的眼眶中闪烁出泪花,他激动地:”梨花,我亲爱的娘子!你想的这么周全,让我石家该咋样的谢你嘞?!”
梨花笑容满面地:”石林哥,你是我梨花这辈子的郎君,我是你的娘子。我生是你石家的人,死是你石家的鬼。石白两家从此是一家人,一家人不要说谢的话,都是应该的。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呀?!”
石林拉着戏曲调音:”娘子,小生明白了!”
梨花伸手摸了摸炕面:”别逗了,炕还热着呢!听话,躺在炕上睡觉。我去灶房做饭,饭好了,我会叫你的。”
石林顺从的脱了鞋上炕,伸手拿过一个绣着'鸳鸯戏水'图的枕头梦幻抗日,躺下了身子。
梨花走到炕柜前,伸手拿下来一床大红囍字的新棉被盖在石林下半身上。然后,转身走到了门前,拉开门,走出顺手带上了房门。90院中 晨 外
梨花笑容满面地眺望着东方的天空。
一轮旭旭冉冉升起来了,蓝天白云在霞光的辉映中灿烂缤纷……
梨花笑吟吟地向灶房门前走去,推开门进去……91白家正房 晨 外
房门开启了。
白郎中跨出门槛,站在门外,张口打了几个哈欠,迈步向敞着门的灶房走来。
随后,老石匠和白发老人相互挽着胳膊跨出门槛,来到门外,蹒跚地向院门外走去……92灶房 晨 内
白郎中蹲在灶口,手续麦草,烧着麦草火……
灶台上的药锅中冒着热气……
梨花站在面案前,一手在瓦盆中揉着面团……
白郎中站起身:”饭后,你和石林去趟县城,买些东西,顺便把你小姨接来参加你俩的婚礼!”
梨花娇嗔地:”知道了。”
白郎中:”你小姨她腿不好,雇辆马车,既能坐人又能拉东西。方便嘞!”
梨花娇嗔地:”爹,我知道了。”
白郎中:”别忘了,要多买几坛老酒。啊?”
梨花娇嗔地:”爹,不会忘的。你和我外爷都是酒鬼,一顿不喝酒都不高兴?!”
这时,白发老人走来:”这是谁在说我酒鬼呀?”
梨花娇嗔地:”除了梨花,谁还敢说我外爷呀?”
白发老人笑呵呵地:”是呀!只有我的宝贝孙女敢跟我老汉斗嘴嘞!是不是呀?”
梨花”嘿嘿嘿”地笑了,她笑得是那么俊美。93院门口 晨 外
老石匠蹲在地上,一手抚摸着着黑毛犬夜叉的皮毛,一边动情地说:”夜叉呀,夜叉,我和石林搬到了新家。我那个家,只有你替我去看护了。如果,你听懂我的话,你就回去看家。”
黑毛犬夜叉似懂非懂地站起身跑了。
老石匠看着夜叉跑远了,才转身迈开腿跨过门槛,走进了院内,抬起两手欲关门……
”别关门,我来了”女人的喊声传来……
老石匠巡声看着,走来的女人是梨花的舅妈。
老石匠热情地:”噢,是春桃亲家妹呀?!”
春桃走近门口:”亲家哥,我公爹他还睡觉呢?”
老石匠:”姨夫他早就起来了,正在灶房和你姐夫、梨花爷俩唠话嘞!”
春桃走进院内喊着:”爹,快骑邮差送信来了!”
白发老人笑呵呵地走出灶房门:”我儿来信了?”
春桃笑吟吟地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个信封,恭恭敬敬地递给老人:”爹,李智给您捎信来了,您快看看都写些啥话?”
白发老人笑呵呵地伸手接过信封渡边茜,撕开了信边纸,从中拿出一张纸展开看着、看着一一儿子的画外音:”爹,儿在近日回山湾省亲。您和我姐夫喜欢喝的酒,喜欢吃的肉食品和凉州特色的食品,还有给您和我娘子及梨花、石林亲事做衣裳的布料等物品,我都备充足了。不日,我们父子家人就得已相见了!儿李智敬上。”
春桃迫不及待地:”爹,李智信上都写些啥话?”
白发老人笑呵呵地:”我儿要回山湾看我嘞!”
梨花兴奋他走出灶房门:”外爷,我舅啥时候回来呀?您快说呀?!”
白发老人笑呵呵地:”你舅过几天就回来了,参加你们俩的婚礼。他把酒肉等食品,为你和石林及我和你舅妈所需要的物品都备齐了。”
梨花兴奋地:“我舅舅真好!”
白发老人笑呵呵地:”是啊!我的儿子不仅人德好,还具奋文韬武略,年纪轻轻时就被唐王任命镇守凉州府的府台。真是光宗耀祖啊!”
梨花娇嗔地:”外爷,您总说这些,烦不烦呀?”
白发老人笑呵呵地:”总说我也说不够呀!”
白郎中端着一小碗冒着热气的药汤走出灶房:”石匠哥,你该喝药了!”
站在一旁的老石匠伸手接过白郎中手中的药汤碗:”真是麻烦亲家兄弟了,还要你亲手为我煎熬中药。我这心里真是过意不去?!“
白郎中笑着:”一家人不说两家话。趁热喝了邢台华夏医院,只要亲家哥的病好了,再累也值得嘞!”
老石匠呲牙咧嘴地一口接一口地喝着中药汤。
白郎中笑呵呵地:”喝了药后,上炕缓缓。过一会儿,再吃饭,这样药力,会发挥得更好些。”
春桃笑吟吟地:”那就都到我家去,我已经把菜饭准备好了。在梨花和石林成亲的日子,我这当舅妈的,也要尽个祝福的心意呀!”
梨花兴奋地:”舅妈,您真好!今天我就不用做饭了,都在您家里吃。”
春桃笑吟吟地:”那就走吧!还等啥嘞?”
梨花:”爹,您们先走。我去叫石林哥,随后我俩就过来。”
老石匠:”咋,石林还在睡觉呢?”
梨花:”昨晚下了一夜大雨,石林害怕老房子塌掉,我俩一夜未睡。他困乏了,在屋里睡呢!”
春桃:”咋,你俩昨晚没在这里的新房住?”
梨花:”我俩把张家妈送回屋,就去给狗喂食,可赶上下大雨,就没回来。”
春桃诡秘地朝梨花笑了笑,然后招呼:”爹,亲家哥,姐夫,咱们走吧?”
春桃在前,老人们在后走出了院门。
梨花目送老人们的背影陈霁平,笑着朝西厢房走去。94村庄内 日 外泥泞的路上,春桃搀扶着白发老人,白郎中搀扶着老石匠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……95山路上 日 外
张老汉挥鞭赶着木轮牛车在慢慢转动着……
牛车上装着一些货物,坐着一中年妇女,她是刘掌柜之妻,白郎中的小姨子李金秀……
张老汉:”尽管牛车走的慢,再过两个弯,就到山湾村口了。”
李金秀愁容满面地:”张哥,我咋有脸回娘家门?咋向我爹说嘞?”
张老汉:”事情已经发生了,实话实说呗!你爹是个开明人,他能理解的。”
李金秀重重地叹了一口气:”但愿如此吧!”

96西厢房 日 内
炕上,石林鼾声如雷……
梨花坐在炕沿盯盯地瞅着石林的睡相……
突然”啊”的一声惊叫,石林猛地坐起身来……
吓得梨花"妈呀”一声栽坐到地上,目瞪口呆地瞅着”哈哧哈哧”大喘粗气,脸上裸露出一副惊恐表情的石林……
稍许,惊魂未定的梨花:”石林哥,你这是咋了么?要吓死我呀?”
石林长叹了一口气:”唉呀,我做了一个梦!”
梨花:”做啥恶梦了?把你吓成这个样?”
石林纳闷地:”梦中,我去山里面打'蓬柴'一一(化出)石林挥着柴刀砍向一丛蓬柴,瞬间一只白兎从蓬柴丛中蹦蹦跳跳窜了出来,蹲在不远处伫立张望……石林追,白兎跑……石林停,白兎停……跑跑停停,停停跑跑……石林与白兎之间,总是隔着一段距离……突然,白兎窜起,蹦跳着跑进了一个山洞中……
石林追了进去,山洞中怪石嶙峋,阴森恐怖,他惊骇得哆哆嗦嗦,两腿打颤……
突然,洞中传出温柔的女人(画外音):”石林,你是好人,你不要怕,只要你听话,你就有救了,你的亲人,你的家乡就得救了……”
石林惊诧地:”你是谁?为啥要我听你的?”
一一(画外音):”我是大地之母,人类及万物都是大地之子。因此,我要告诉你的是山湾在今晚将要面临一场灾难……”
石林惊诧地:”大地之母,你能告诉我为何要发生可怕的灾难吗?”
一一(画外音):”天机不可泄露。但是,只能告诉你在狂风暴雨到来之前,人们赶紧离开山湾这个地方,就能避免天灾人祸……”
(化入)梨花,你说这个梦离不离奇,怪不怪?我咋会做这么个梦嘞?”
梨花皱着眉头地:”还真是奇怪嘞?你爹做梦,听到了你娘说话。你做梦,听到了啥么个大地之母在说话。咋这么巧合嘞?!”
石林挠着头地:”我也纳闷,咋就这么巧合呢?想到梦中那些话,我的头皮都发麻!”
梨花伸手拽着石林的胳膊:”啥梦不梦的,不想那么多。下炕穿鞋,到外爷家吃饭去。”
石林下炕,趿鞋,跟着梨花走出了屋门,向着院门口走去。97山湾 日 外
天空是那样的蓝,日光是那样的明媚,就象这片景象被夏日的风光笼罩着。树上的鸟儿成双对,唧唧喳喳叫个不停。飘飞的茸花,好象被大气的静谧熏醉了似的。热气在田野上跳着舞,还有那”水车”搅动着黄河水,都洋溢着一种柔和的不识不知的”嗡嗡”声,好象是灿烂的时光喃喃的在天与地之间举行着宴乐。
庄内土路上汪着水,满地的秫秸被水泡肿了,被人踏扁了,散落在道儿上的缕缕麦秸草,被人们踩进了泥土里……
石林、梨花搭肩搂腰笑容满面地快步走着……很快走到一座四合院门口,梨花伸手轻轻地推开了院门,二人一前一后悄无声息地走了进去。梨花突然转回身抱住石林,趴在他耳边说着些啥悄悄话……
石林不时的点头,表示赞同。
于是,二人蹑手蹑脚地向正房走近……98四合院正房 日 内
春桃躬躬敬敬站在炕沿前看着……
炕上,三位老人围坐在摆放着酒肉菜肴面食的炕桌前,边喝、边吃聊着话儿一一
白发老人笑呵呵地:”待老朽我与乡亲们喝过我外孙女的喜酒后,我就和春桃回凉州,投奔我那个当”道台”的儿子去了。”
白郎中端碗呷了一口酒后:”爹,老话得说好,叶落归根。山湾才是您老人家的家乡,您应该在这里养老嘞!而不是凉州?”
白发老人笑呵呵地:”手心手背都是肉,我都舍不得,可是养儿防老,我投奔儿子天经地义。再说,我是唐王李世民的亲叔叔。如今我已老朽了,和儿子不久的一天是要回到长安的,那里的氓山才是我的故乡,我的长眠之地嘞!”
白郎中十分惊讶地:”啥?爹,您、您老说啥呢?这是真的么?我咋不知道嘞?”
老石匠惊慌地离开炕桌,双膝跪在炕上叩着头地:”皇叔千岁,石匠在此叩拜您老家!”
白发老人笑呵呵地:”石匠,平身!不必拘礼!在我即将离开山湾前,老杇就把隐藏的秘密告诉你们俩。那是我跟唐王李世民平定了杨林叛乱之后,为了一国之安定,百姓生活之稳定,我受唐王派遣,便携妻子来到凉州,担任凉州镇守使……”
门口外,梨花和石林猫腰贴着门缝在认真地看着、聆听着什么……99山湾村口 日 外
牛车仍然是慢腾腾地转动着……
李金秀愁容满面地:”张哥,前面不远就是我娘家了。我怕我爹,你能陪我见我爹吗?”
张老汉:”行!我送你回家。”
李金秀苦笑地:”那我就先谢谢张哥了!”100四合院正房 日 内
白发老人笑呵呵地:”我说的这些,就是我李家的历史。也是我回凉州的原因!”
屋门开了,梨花和石林进屋,双膝跪地叩头。三位老人和春桃都愣神了,莫名其妙地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……
梨花:”外爷千岁在上,请受孙女孙女婿拜!”
白发老人笑呵呵地:”我的两个宝贝,平身!”
梨花和石林笑容满面站起身来。
梨花娇嗔地:”外爷,您老真是皇族呀?!”
白发老人笑呵呵地:”你看外爷我是不是呢?”
梨花笑嘻嘻地:”我相信您老是皇族,那我们白石两家全都是皇亲国戚喽?我们白石两家可以跟您去凉州和长安啦?!”
白发老人笑呵呵地:”你们全都是我大唐李家的皇亲,但不是国戚。你们与山湾的百姓们一样都是国之臣民,子子孙孙要在这里繁洐生息发展农业生产,为大唐的社稷,西部的经济繁荣出力!”
梨花:”外爷,您老走了。我想您咋办呀?”
白发老人笑呵呵地:”你可以去看我嘞!”
梨花:”那好,待麦收后,我和石林,还有我们俩的老人去长安看您!”
白郎中笑着:”我闺女这个主意好,我们都去,顺便看看长安是个啥样?”
老石匠气喘吁吁地:”你们爷仨去。我这个痨病,喘气都费劲,哪里也去不了啦!”
这时,空间传来了”李家爸,您老人家看看谁回来了”的喊声。
白发老人:”春桃,你去看看谁来了!”
春桃转身走出了屋门,梨花跟着走出去了。101院中 日 外
李金秀低头跪在地上,身边放着几个大衣物包和行李……
张老汉目光炯炯地站在李金秀的身后……
正房门开启了,春桃两腿迈出门槛,目光却愣神的瞅着……
梨花随后两腿迈出门槛,站在春桃的身后,也怔怔地瞅着……
张老汉笑呵呵地:”春桃妹子,你看看跪地的女子是谁?她是你的小姑子李金秀呀!”
瞬间,梨花大梦初醒了,急忙地跑到了李金秀身旁,伸出两手用力拉拽着胳膊:”小姨娘,您这是咋啦?您说话呀?!”
李金秀却双手捂住脸庞”呜呜”地哭泣了……
梨花:”姨娘,您哭啥呀?有啥委屈您说出来?我外爷会为您住主的,啊?!”
李金秀:”他破产了,不要我了,跑了。”
梨花惊诧地:”啥?姨娘您说啥?咋回事?“
李金秀伸出左手从右袖口中掏出一个牛皮纸信封递给梨花 :”你看看这封信就知道了。”
梨花伸手接过了信封看着,映入眼帘的是清晰的《休书》俩个字。
这时,白发老人两腿迈出了门槛:”梨花,把信给外爷看。”
梨花转身走向白发老人,双手递上了信封。
白发老人伸手接过信封,从未封口的信封内取出一张信纸,展开后仔细的看着其中内容一一刘掌柜(画外音):”金秀,原谅我休了你,不仅是驼队的货物被沙匪抡掠了,生意破产了。关键是,我也是被逼得无可奈何,实在没办法了,不得不自己去逃命去了……”一一气愤地怒骂道:”这个混帐东西……”趔趄地摔坐在门前地上。
梨花惊呼着:”外爷”跑上前去抱住了老人家。
李金秀惊诧地爬起身跑过来抱住老人,泣不成声喊着:”爹、爹、爹呀!都是女儿不好,让您为我操心了!”
这时,白郎中、老石匠、石林前后走出来。
白郎中惊诧地:”唉呀!爹,这是咋了么?”
白发老人把手中的信纸递向白郎中:”你看看,这个姓刘的王八蛋都写的啥?”
白郎中接过信纸看着,惊讶地:”啥?休书!哎,小妹,你们俩这是咋么回事?”
李金秀哭泣着:”他跑了,不要我了。”
白郎中气愤地:”我早就看出他不是个好人。”
白发老人:”啥也不说了,既然回来了,这里还是你的家。下午,我和春桃就回凉州去,让我儿派人把这个王八蛋抓回来就是了。”
白郎中惊讶地:”啥,爹您下午就回凉州?”
白发老人:”是的,非把这个畜牲抓住。否则,我心不甘。郎中,你去找辆车来。”
白郎中:”爹,您要回凉州,我也不拦您。只有委屈您坐张家哥的牛车了,您看行么?”
白发老人:”牛车也行,那就辛苦张家侄子把我拉到县府即可,春桃你去收拾一下衣物,咱爷俩一会儿就走!”
春桃向西厢房走去。
白郎中走到张老汉身前:”张大哥,那就辛苦你送送我爹到县城,好吗?”
张老汉:”放心好了,没嘛哒!”
白郎中:”梨花,你到灶房去拿些馍馍来,给你张家爸带上。”
梨花:”知道了”向灶房走去。
白郎中:”别站着了,进屋来,喝酒、吃饭。”
几个人前后走进了屋内,脱鞋上炕,依次围坐在摆着菜肴的炕桌前。102西厢房 日 内春桃在翻箱倒柜地收拾着衣物……103灶房 日 内梨花站在面案前,持刀在切着”锅盔”大饼……104正房 日 内
白发老人伸手端起酒碗喝了一口后,放下了酒碗:”听了张家侄说的话,我全明白了。也好!况且,我女儿与他没有子女。我想不如这般,待夏收之后,由张家内人作媒,把金秀嫁给郎中吧!这样可以了结我的一个心愿了。否则,金秀一个人的日子咋过嘞?”
老石匠笑呵呵地:”我看可以。”
张老汉:”行!这个大媒,我i张家保定了!”
白郎中惊讶地:”不行!这不可以!”
白发老人瞪着眼情:”老人之命,媒人之言。由不得你说话,难道你就眼睁睁看着金秀她孤寡老去么?”
白郎中真是难为情且吱吱唔唔地:”我、我……”
白发老人:”我说的话就是圣旨,由不得你。”
白郎中:”那我只有听爹的了?可是,您也要考虑到金秀她是咋想的?”
白发老人:”当年,她死皮赖脸地要嫁给那姓刘的小子,原本就是个错。如今,又被姓刘的给休了。为此再不能由她的个性了。否则,我对不起她死去的娘亲嘞!”
”呜呜呜”李金秀双手捂着脸哭泣了……
白发老人怒斥道:”哭啥?还有脸哭?打住!”
李金秀惊骇得止住了哭泣,怔怔地看着老人严肃的表情。
白发老人命令似地:”金秀,从今往后你要代替你那死去的姐姐,全心全意服侍郎中和有病的石匠哥。你要记住石家嫂子为了你娘,黄河中救郎中死的,咱李家应当报恩嘞!”
李金秀轻声细语地:”爹,我没忘记。”
白发老人:”对喽!再就是如果你还能生养,就再生个娃,给白家留个传宗接代的人。”
李金秀仍然轻声细语地:”爹,我知道了。”
白发老人:”吃罢饭,我和儿媳妇春桃就走了。你们还有啥话想和我说的?”
石林:”外爷,我早上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。您老人家给解个梦好吗?”
白发老人笑呵呵地:”你说说做了个啥梦呀?”
石林:”梦中,我去山上打”蓬柴”,遇到一只白兎子,我追它跑,我停脚,它不跑。这样,它把我引进了一个山洞中,我吓得不敢迈步。这时,山润中传出大地之母女人的话说山湾在今晚有劫难,还说只有我能救山湾的乡亲们。您老说这个梦奇怪不奇怪?”
白发老人思沉了片刻:”这不奇怪。老话说”心有所思,梦有所现”。昨晚上的一场大雨,应该引起重视了。山湾这个地方地势低洼,周围山高陡峭,加之庄后的一条大河,雨水下大了,很容易积水,还容易引起山洪暴发。如果遇到乌云密佈的天气,你们要赶紧和乡亲们往山塬上走,切不可留在村庄里。懂吗?!”
石林点着头:”外爷,我知道了。”
老石匠:”是啊!水火无情嘞!”
白郎中:”爹,您放心吧!我们会特别注意天气变化的!”
白发老人:”注意就好,我就放心了。”
这时,春桃、梨花走进了屋。
春桃:”爹,该拿的衣物和干粮都放到牛车上了。咱啥时动身起程呀?”
白发老人笑呵呵的下地趿鞋:”这就走,黄昏前到县城了,明天坐县衙的马车回凉州。”
春桃和梨花一左一右的挽着白发老人的胳膊往屋外、院门外走去,其他人随后相送。105天空 日 外阳光明媚,万里无云……

106院门前 日 外
一辆牛车停在路上,车上放着两包衣物……
石林扶老人上了牛车,春桃也上了车。
张老汉挥舞着鞭子”叭叭”两声脆响声,老黄牛拉动了车子顺路向西慢慢的驶去了……
老中青五人目送牛车渐渐远去了,这才迈步前后走进四合院内,向正房走去。107山路上 日 外
牛车在缓慢的转动着……
张老汉挥舞手中的鞭子”叭叭”打了两声脆响,牛车似乎转动得快了一些……
白发老人靠坐在包袱上愁容满面地:”唉,老朽人虽离开了山湾之地,心却仍在山湾哩!”
春桃:”爹,依儿媳说,您就别担心了。都是过来的人,我姐夫他懂得您的心意,小妹续嫁给姐夫,那是她下半辈子的福份哟,您就别在操心了,啊?”
白发老人摇了摇头:”不尽言,我这个大女婿心地善良,为人乐道,作风正派,刚正不阿。金秀她恐怕没有这个缘分嘞?!”
春桃笑嘻嘻地:”爹,依我看您的担心是多余的,俗话说”烈火遇干柴,哪有不燃烧”的?”
白发老人:”但愿你所说的当真。不过要想成全此缘分,主要还在于郎中。所以,还需要张家夫妻从中劝说嘞?!”
张老汉:”您老放心吧!我和家里的内人一定从中促成这桩婚事!”
白发老人:”再者,我担心的是麦收前这个季节,山雨太多太大了,山湾这个地方地势低,恐怕会发生洪灾。所以,待张家大侄回去后告诉郎中要留心关注天气变化呀?!”
张老汉:”您老放心!我会把您的话带到的。黄雨桐
白发老人点点头:”好!有大侄你这句话,老朽我就放心啦!”108四合院正房 日 内
白郎中、梨花和老石匠、石林面对面坐在炕桌前聊着话儿一一
老石匠:”姨夫他老人家的话说的对呀!你是该考虑选个日子和金秀妹妹结为百年好合了!没必要等到麦收之后,你说嘞?”
白郎中:”娃们的事还没办妥呦!我和她姨的事往后放放,不着急的。我的亲家哥,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在麦子将要成熟的季节,如果老天爷下暴雨?就会发生天灾人祸呀?!”
老石匠:”是的,我也担心,可是人扭不过老天爷呀,真要发生天灾,咋能躲得过嘞?”
白郎中:”它老天爷无情,咱人有情。要马上告诉乡亲们备足干粮,民以食为天嘛!同时,还要告诉乡亲们夜里睡觉也要睁只眼睛,关键时刻往南面的山塬上跑。”
老石匠:”亲家兄弟说的对。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。我看这么的,让石林马上去挨家挨户告诉乡亲们山雨的厉害,不可轻视嘞!”
石林痛快的下地趿鞋:”好的,我这就去。”
梨花:”我和石林哥一起去,这样快一些。”
白郎中:”梨花,你就别去了,咱们家也要备些干粮嘛?”
梨花下地:”爹,外爷家的灶房柜子里还有十几个锅盔,叫我小姨,你那未过门的媳妇用袋子装上就是了。”
白郎中尴尬地:”你、你这闺女咋和你爹说话呢?没大没小成何体统?”
梨花向白郎中做了个调皮的丑脸。然后,伸手拽着石林衣袖,俩人跑出了屋门……
白郎中”哈哈”的笑了两声后:”亲家哥,你看看我的梨花,比小时候更调皮了。”
老石匠:”娃们长大了,我们却都老了啊?”
白郎中叹了口气:”是的,咱哥俩的确老了!”109天空阳光辉映着山湾,焕发出灼灼热浪……110山湾村庄 日 外
石林和梨花二人汗流浃背的走在庄内的每条巷道,在每家每户的院门前,伸手重重的敲着”咚咚咚”的唤门声……
各家各户的院门开了,石林和梨花恳切地说着……乡亲们感激地频频点着头……111四合院西厢房 日 内
布置的景致有序,整洁干净……
白郎中和李金秀沉默着坐在炕沿边上……
稍许片刻,李金秀起身欲走……
白郎中:”金秀,灶房柜子里有十几个锅盔,你找个干净的袋子装上。我估摸这么闷热的天气,恐怕要有场大的山雨,咱们可要做好离开山湾的准备。”
李金秀:”好的,我知道了,这就去准备。”
白郎中:”再有,你爹话,也是随便说说而已,不必当真就是了……”
李金秀:”不,我愿意!房间我都收拾好了,不妨今晚咱俩就入洞房,好么?”
白郎中:”不可,我不能娶你,行不得!”
李金秀:”咋的了?你咋变掛了?连我爹说过的话都不听了?”
白郎中无语地站起来走到门前,伸手拉开了房门,跨步走了出去。
李金秀背过身双手捂住了脸庞。112张家门口 日 外
石林和梨花在与媒婆聊着话儿—一
媒婆:”听了你俩转达的话实在。张妈我也估摸到了这么闷热的天,恐怕要有比昨夜里还要大的山雨,的确不得不防。”
石林:”是的,您说的很对……”
梨花笑吟吟地:”那就不打扰张妈了,您也早些做准备,我和石林该回去了。”
媒婆笑着:”好、好!你俩有空再来?”
石林和梨花向着来路上快步走去了。
媒婆深情的目送着石林和梨花渐渐走远了的身影,然后转身迈步跨进了门槛,双手随即关上了双扇院门。113天空瞬间,太阳被几朵灰黑色云朵遮住了,呈现出朦朦胧胧。西天也出现了一团团浓浓的乌云,像一群专事毁灭的鬼怪在渐渐骤驰……114路上 日 外
石林和梨花并排走着……
梨花:”石林哥,你说我外爷话靠谱吗?”
石林:”从我做的梦来讲,我觉得靠谱!”
梨花:“如果,真是那样?太可怕了!”
石林:”也没啥怕的,只要按你外爷说的,往山塬平地上跑,就能化险为夷。”
这时,黑毛犬”夜叉”悄无声息的跑到了石林和梨花的前面,站住昂头”汪汪”地吠犬着……
石林和梨花蹲下身,俩人伸手抚摸着夜叉身上的黑毛。
石林:”夜叉,不看老院子?跑来叫啥呀?”
夜叉张嘴咬住石林的衣袖口拽着……
梨花:”石林哥,夜叉这是咋了?”
石林:”犬是有灵性的动物,它似乎想表达啥?否则,它不会有这样的反常举动?”
梨花:”噢,那咱俩赶紧回家呀?”
石林手拍了一下狗屁股:”夜叉,走!”
黑毛犬夜叉似乎听懂了,朝路上小跑着……
石林和梨花直起腰身,快步地追赶着……115四合院中 日 外
双扇院门敞开着……
白郎中和老石匠举目眺望着朦胧的天空……
黑毛犬夜叉”汪汪”叫唤着跑了进来,张嘴咬住老石匠的裤角,摇晃头用力的拖拽着……
老石匠纳闷地瞅着黑毛犬孙竞祖,气喘吁吁地:”夜叉,你不替我看着老院子,跑来干啥?”
这时,石林和梨花前后走了进来。
老石匠气喘吁吁地:”石林,你带夜叉来干啥?老房里还有几袋粮食谁来看护呀?”
石林:”我俩没去老房子,是它自己跑来的。”
老石匠目光瞅着黑毛犬的举止,沉思着一一(眼前浮现出”龙吐水”的梦幻)一一片刻:”亲家兄弟,犬是有灵性的,可是不会说话,但夜叉的举止行为似乎在告诉我们天要下雨。”
白郎中:”亲家哥,你说对喽!你瞅瞅西边的天空上飘动的是啥么?”
老石匠和石林、梨花目光眺望西方天空……
西天上布满了乌云,云头翻卷着向东天缓缓的压了过来易天雄。
白郎中:”老天爷翻脸比风儿都快。”
老石匠:”看这来势比昨晚的山雨还要大呀?”
梨花:”哎呀!生姜还是老的辣,我外爷真是把老天爷看得透透的,真是有山雨嘞?!”
白郎中:”在山雨未来之前,我们要尽快地离开村庄。否则,就走不脱了。”
梨花:”要走,那也得吃罢饭,饿肚子咋走?”
白郎中:”热乎饭是吃不成了,赶紧去西房找你小姨娘,拿上干粮逃命吧!”
梨花急忙向西厢房跑去……
白郎中:”我去庄里招呼乡亲们。石林,你扶着你爹赶紧往山塬上走。”
石林:”不!我腿脚快,还是我去招呼乡亲们。爹,您和我爹的腿脚慢,还是您们俩先走,我和乡亲们随后就能赶上爹地们太腹黑。”
白郎中:”也好。要挨家挨户的喊,不能漏下一个人。记住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呀?切不可掉以轻心,去吧!”
石林跑出了院子。黑毛犬夜叉随之而去……116西厢房 日 内
李金秀哭涕涕地坐在炕沿过……
梨花站在门口:”哎呀!我的好姨娘,你就别再哭了,赶紧拿上干粮跟我去南山塬?”
李金秀哭泣地:”你爹不答应,我就不走,死,我也死在这间屋里。”
梨花娇嗔地:”姨娘,我外爷他老人家说的话,就是圣旨,我爹他不敢违背。您放心好啦!别哭了,啊?”
李金秀:”你爹刚才还在这说他不会娶我的。”
梨花娇嗔地:”姨娘,你误会我爹的意思了。我爹说现在不是说婚嫁的事,大山雨就要来了,逃命是最要紧的,有命才能有一切。”
李金秀:”你、你爹真是这么说的?”
梨花娇嗔地:”我是您外甥女,会说假说吗?”
李金秀:”那好。去灶房拿干粮,咱俩走!”
梨花转身两手拉开两扇屋门,跨出门槛,向灶房跑去……
李金秀跨出门槛,转身两手关上两扇屋门,向灶房跑去……

117天空 日 外布满阴霾,似有”山雨欲来风满楼”之势……118山湾 一一南山塬路上 日 外
村庄被笼罩在浓厚的阴霾之中……
男女老少拎着大包小包,恋恋不舍的走出了家门,从各个巷路上走来,向着通往村口的路上快步走去……
几十人边走边议论纷纷一一
”昨晚下了场大雨,今晚还下,这是咋了?”
”老天爷发疯了!”
”下雨不是老天爷的事,那是龙王在作怪!”
”唉!要是早上去'盘龙洞'烧上两柱香,摆些供品,也许龙王就不会再下雨嘞?”
”怪咱们没上供,才惹得龙王生气了。”
”昨晚那么大的雨都没事?今晚就有事了?”
”信则灵,不信则不灵。听天由命就是了!”
忽然,”轰隆隆”沉闷的雷声从远空传来了……
”哎呀,真的要下雨嘞?”
这时,梨花和李金秀背着两个包袱,快步赶上来:”乡亲们,大家都加把劲快点走呀!到了南山塬就安全了!”
男女老少人人都加快了脚步……119山湾村内 日 外
石林率领着黑毛犬夜叉跑在巷路上,挨家挨户地高声呼喊着:”有人吗?还有人吗……?”
黑毛犬夜叉”汪汪汪”地狂吠着……
石林的呼喊声,犬的狂吠声,在回荡着……120山路 上 日 外
男女老少疲惫地走着、走着……
绊倒的人爬起来,继续走着……
”哇、哇”奶娃的哭泣声……
”噢噢噢”母亲的温柔声……
”走不动了”、”我太累了”女人们的叫喊声……
”快走啊、快走啊”男人们的呼喊声……
白郎中挽着老石匠慢慢的走着……
老石匠气喘吁吁地:”亲、亲家…兄弟,我实在上不来气了……”
白郎中气喘地:”那就歇会儿。”
白郎中扶老石匠坐在路旁边的地上歇息。
这时,梨花和李金秀匆匆赶过来。
梨花气喘地:”爹,石林哥呢?”
白郎中:”我也没看到石林。你别着急,石林他走的快,一会儿就来了。你和金秀坐下歇歇,没有多远了,就到南山塬坪上了。”
梨花:”姨娘,您坐下欲会儿,和我爹唠唠话。我往山下走走,找找石林。”
老石匠气喘吁吁地:”梨花,别急,你也坐下来歇着。石林他腿脚快,一会儿就来了。”
梨花:”我不累。”目光却在眺望着山湾村。121山湾 日 外石林和黑毛犬夜叉仍在挨家挨户巡查着……122天空
突然,一阵”啸啸”的狂风卷着漆黑的乌云阴沉而来,象一块黑布遮住了苍穹……
闪电没能撕碎浓重的乌云,”咔嚓、咔嚓”的巨雷声在低低的云层中滚过之后,滂沱大雨铺天盖地的压了下来。耀眼的闪电照亮着恐怖的天空,威胁着大地。
山雨淹没了山湾,淹没了石林和黑毛犬……123南山塬 日 外
平坦的戈壁滩上,男女老少站在滂沱的大暴雨中,任凭鞭挞着,仍然目不转睛眺望着家乡一一烟雨濛濛中的山湾……
梨花哭腔地呼喊着:”石林哥,你在哪里呀?你在哪里呀?我的石林哥,我的亲亲!你快点回来呀?你快点来呀……?”
白郎中搂住女儿肩头:”梨花,石林他会来的,黑毛犬也会回来的。不哭了。啊?!”
老石匠气喘吁吁地“梨花,莫哭。石林精明嘞!他可能在哪个山洞里避雨呢!”
梨花转身埋头伏在父亲胸前,哭泣地:”爹,我心里不踏实呀!我不放心啊!”
白郎中抚摸着女儿的头:”没事的,没事的。”
李金秀:”梨花,别哭了。等雨停了,石林会来接你。你着急,他也着急,是不是呀?”
乡亲们参差不齐,你一言他一语地说着一一
”要是没有石林及时的提醒,那就惨了?”
”梨花,你没看错。石林,真是个好人哪!”
媒婆:”梨花,待你和石林举行婚宴那天,我为你俩证婚,全山湾祝福你俩喜结良缘!”
白郎中:”只要乡亲们平安无事,比啥都好!”
老石匠气喘吁吁地:”乡亲们,老天无情人有情,命里注定咱山湾人躲过了一场劫难……”
梨花昂首仰天地举看手臂,哭腔地喊着:”老天爷咋这么无情?还有完没完了?可怜可怜我们山湾人,可怜可怜梨花,可怜可怜我的石林哥!不要再下雨,马上停止吧?!”
”咔嚓”一声惊雷和一阵”隆隆”声响过。大雨,竟然渐渐小了,一会儿,竟然停止了。
乡亲们情不自禁地惊呼着一一
”哎呀,雨停了!真神哪?”
真是神了,咋这么巧合?”
”都说真情能感动苍天!”
这是梨花用真情感动了老天爷!”
白郎中大声喊着:”乡亲们,大家都行动起来,把身上的湿衣裳拧干喽,免得着凉生病啊!”
李金秀帮梨花拧着身上的湿衣裳……
白郎中帮老石匠拧着身上的湿衣裳……
男女老少都在拧着身上的湿衣裳……124天空 夜 外
乌云渐渐的飘走了……
星星眨着晶莹的眼睛……
中空的圆月,极象一只擦亮的铜盘,把光亮洒向荒原,洒向整个人间大他……125南山塬 夜 外
人们似乎太疲惫不堪了,你靠着我,我依着你的坐在包袱上打着磕睡……
夜幕就在人们的磕睡中悄情的溜走了……126天际 晨 外
东方裸露出了鱼肚白……
渐渐的,一轮旭日冒出了地平线,霞光直射天穹,向着雨后的荒原戈壁滩投射出万紫千红的光辉……127南山塬 晨 外
男女老少都瞪着惊诧的目光……
塬下的前方,裸露出数不清的嶙峋陡峭又千姿百态沧浪亭怀贯之,造型不一的山峰形象,酷似威武雄壮毫无阴柔之情的兵马佣群!
一条宽阔莫测的驿沟里,浑浊的黄泥水象脱了缰绳的野马在奔腾,奔向那条宽阔汹涌的黄河之中……
河畔,山湾这个古老的村庄,已是房倒墙塌蒋雪儿图片,面目全非……
男女老少不由的放声哭喊着一一
”我们的家园没有了,这可咋办呀许茂山?”
”苍天那!这让我们咋活呢?”
”该死的老天爷,咋这么狠毒啊?”
”该死的龙王,我们山湾人啥时得罪你啦?”
哭声、骂声混绕,回荡在荒原中,响彻天空。这时,黑毛犬夜叉嘴里叼着布满泥水的衣裳跑来,跑到梨花的身旁松口,放下衣裳”嗞嗞”地叫着……
梨花瞩物思人,霎时顿足捶胸,撕心裂肺地哭喊着:”石林哥,我的石林哥!你在哪里、你在哪里呀?你为啥要撇下梨花自己走了……?”
黑毛犬夜叉瞅着梨花”嗞嗞”的叫着……
”噗通”梨花双膝跪地,泪眼濛濛目光呆滞一动不动地久久凝望着山湾的方向……
白郎中慌忙地蹲下身搂住女儿喊着:”梨花、梨花,你咋啦?你醒醒呀?”
李金秀也慌忙地蹲下身哭喊着:”梨花、梨花,你醒醒呀?你醒醒啊?”
白郎中哭喊着:”梨花呀!我的宝贝女儿,你咋就忍心丢下爹、丢下你公爹,丢下你姨娘自己走了呢?你醒醒,天晴了,爹带你回家,给你和石林操办婚事。可你走了,石林走了,你俩都走了。爹给谁办呀?!”
老石匠跪在梨花身旁,声泪俱下地:”梨花呀!我的好闺女,我的好儿媳,你走了,我的儿子也走了,留下我这把老骨头还有啥用啊?”哇的一声,一口浓血喷溅而出,他栽倒在地……
白郎中和李金秀”呜哇”地大哭起来……
乡亲们围拢过来,都伤心的看着dnf淘气虎,有人已经”呜呜”的哭出了声音,有的人在劝说着一一
”白家爸,人死不能复生。”
”事已发生了,要节哀顺便,处理好后事。”
你一言,他一语搅成了一个悲痛的场面……
这时,媒婆大声地:”乡亲们,石林、梨花、老石匠为了山湾父老乡亲的安危,献出了生命!我们要永远记住石白两家的大恩大德!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,重新建设我们的山湾,把我们的家园建设得更加美丽!大家说好不好啊?”
乡亲们异口同声地回答:”好!好!”
媒婆大声地:”大家都帮把手,把老石匠、梨花送回山湾!”
这时,人群中有人大声说:”张家妈,你看那边,你家老汉赶着牛车来了。”
媒婆举目望着一一路上,一辆木轮牛车驶来……
媒婆高声地喊着:”老头子,你倒是快点呀?!”
张老汉伸手重重地拍打着牛屁股,老黄牛撤开四蹄跑起来,跑到人群前停住。
张老汉跳下车:”这是咋啦?”
媒婆:”石林被山洪冲走了,老石匠和梨花伤心过度,也都离世了!”
”啊?”张老汉惊呆了。
媒婆大声地:”乡亲们,搭把手,把老石匠、梨花送到车上去。咱们回山湾!”
几个体壮的乡亲托起老石匠和梨花走到了牛车旁,小心翼翼地将人放在车厢中,用衣裳盖住了脸庞……
张老汉手牵着牛缰绳,牛车转动了……
媒婆和李金秀搀扶着白郎中及乡亲们庄重地走在牛车后,黑毛犬夜叉也懂事的跑在左右。
山湾的乡亲们迈着沉重的步伐,向着残垣断壁的家乡一一山湾走去。128(解说词)如下:”经过了千年的沧桑,经过了历代勤劳的农家人努力开拓创业。如今的山湾已经是黄土高原中一个美丽的旅游盛地,它的大名一一龙湾!”129龙湾
一一龙湾风景全貌……
一一黄河石林风光……
在以上的风景风光画面展示中,配唱主题歌曲一一《灵感之音》
(杨庆森/词)
1.男声
巍巍的高原
高耸的石林山
聆听着黄河谣
心恋老龙湾
多少缠绵的话儿
似乎没说完
埋藏了千古年
2.女声
金色的高原
美丽的老龙湾
绽放的梨花儿
情系石林山
多少思念的话儿
似乎没说完
祈盼那鸿雁传
(剧终)


作者简历
杨庆森,笔名,石峰,男,汉族,白银市作家协会会员,作家协会第四届理事。原籍辽宁鞍山,生于1955年3月。1973年开始在中国冶金工业部第十一冶金建设公司全国唯一的基本建设《战斗报》发表散文、诗歌作品八百多篇。其后在《白银有色报》、《西铜报》、《银光报》、《白银广播电视报》、《白银报》、《白银文艺》、《西风》、《甘肃工人报》、《甘肃人民广播电台文学大厦节目》、《白银广播电台文学节目》、《惠川风》、《黄河石林》、《宣钢报》、《首钢报》、《张家口日报》、《草原文学》、《承德文学》等省内外报刊文学杂志发表诗歌、散文、微小说、评论、电影文学剧本等文学作品。作品已经有作曲家谱曲的歌词《白银,我爱你》、《白银儿女》、《党旗颂》、《中国前进在阳光路上》、《我的梦》、《永远铭记父母的恩情》,受邀请为平川区人民检察院院歌《平检之歌》歌曲创作填写歌词。还有《飞翔吧!战鹰》、《高铁之歌》、《情思》、《哦,亲亲的你》、《徜徉在华夏大地》、《白银之歌》、《白银之恋》等几首歌词在作曲家谱曲中。近期创作两部原创电影《西部的呼唤》、《老龙湾传奇》文学剧本。

申明
本文学剧本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文章来源、原作者、原标题,且不得违规裁剪拼接,不得对作品内容进行实质性修改。
如有电影厂家或影视公司意愿以此剧本拍摄影视剧,请与作者(电话:18294859229)或本平台联系。
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