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热门搜索:
欢迎您,曲芷含 的忠实网友, , 希望你在本站能找到对您有用的东西。
你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/ 全部文章 / 惠州罗浮山意外之喜:亚庇洛高宜野生动物园游记-花蚀的人间观察

惠州罗浮山意外之喜:亚庇洛高宜野生动物园游记-花蚀的人间观察

作者:admin | 分类:全部文章 | 超过 29 人围观
意外之喜:亚庇洛高宜野生动物园游记-花蚀的人间观察

说明一下,这是篇旧文。三月中,你壳会在亚庇开个年会,我会再去一趟这个动物园。所以,我把这篇15年的文章翻了出来,到时候咱们看看,这个还不错的动物园村嶋孟,三年来它有哪些进步。

去哪玩都要刷动物园,对我来说基本都成习惯了。这次跟着@张巍巍 老师去婆罗洲拍虫子,在亚庇(Kota Kinabalu)待了几天,得了个空就去了当地的动物园——洛高宜野生动物园(Lok Kawi Wildlife Park)。
去之前,我一点功课都没做:一开始我甚至没想到去这儿执掌盛唐,只是想找个地方看婆罗洲红毛猩猩,然后就被当地的旅游公司安利了这儿。两个人邹少官,一人110马币,包来回车费和门票,比自己去要便宜一些。当时导游就跟我们说:去那儿你们必须要看animals show,否则就白去了。
当时我就对这动物园降低了预期,带上了偏见。
但没想到降低了预期之后,倒是遇见了不少惊喜。
刚下车,就看到这个:

动物园的售票处前面,是一具苏门答腊犀的骨骼标本他她网,下面有个标识牌上面写着全世界最大的犀牛是印度犀……不知道是标识错误还是理解错误,反正这地方我觉得雷死了,当时预期就更低了……
买票的时候,看到个牌子:

“洛高宜野生动物园的设立宗旨,是为了研究和繁育濒危野生动物。”呵呵?那为毛有动物表演呢?
进入公园,遇到的第一组笼舍是鹦鹉展区。有几种金刚鹦鹉、凤头鹦鹉等。场馆乏善可陈,水平略低于北动雉鸡苑,没啥可说的,我看了也不太想拍照李万姬。再往前,是一个犀鸟的大笼子。里面有花冠皱盔犀鸟(Aceros undulatus)和马来犀鸟(Buceros rhinoceros)两个种。犀鸟毕竟在马来西亚地位尊崇,马来犀鸟还是沙捞越的州鸟,这个场馆的水平在北动鹰山之上,个体密度也低一些。

从开头的少数几个场馆就能看到洛高宜有一个好:标识牌设置得比较上心。像犀鸟这两张纸,算是整个园里最基础的介绍,有英文、马来文对照,讲得也挺详细,整个园子逛下来没看到有出错。后面有更好的简介牌,一会儿说。

过了两组鸟,是小型食肉动物区。这个区域就比较操蛋了。

这些场馆,基本就是北动猫科动物馆以下的水准,单间大小类似,丰容十分差劲。关了一头云豹、若干椰子猫。上面这头云豹我刚去的时候就这个姿势,过了好几个小时出门了还是这个姿势……简直惨。这头云豹不清楚具体是哪个种,可能不是婆罗洲巽他云豹(Neofelis diardi borneensis),标识牌也写的仅仅是云豹,那应该不是本地的。
小食肉兽旁边是个白斑鹿(Axis axis)的笼舍。鹿的场馆不错,内有小坡,若干树,场馆周围除了一小块给人的观景台之外,铁丝网周围都种植了一些植物,能够帮鹿避开人类的视线。看起来这帮鹿还是挺怡然自得的李微然。

白斑鹿对面是水鹿(Cervus unicolor)的地盘,这群水鹿里面有只叫“Tipah”的明星动物。大概就是这一只:

看完这些场馆,就到了animals show的时间和地方了。抱着批评也得知道咋回事的态度,我还是去看了看。这部分内容我就不上图了。
没想到看了之后我的态度倒是缓和了一些。熟悉我的朋友应该知道,在反对动物园进行动物表演这件事上我还是很强硬的。洛高宜的animals show让我态度比较缓和的原因有这么几个:1 用的基本都是有多年人工饲养历史的动物(椰子猫、金刚鹦鹉、蟒,唯一的例外是犀鸟);2 没有过于违背动物天性、易带来损伤的动作(椰子猫的表演是在人身上找食物,犀鸟的表演是在空中接坚果,金刚鹦鹉表演四处飞和投篮,蟒就是被人摸);3 主要的趣味点和冲突不在动物身上,而是几个饲养员的表演,他们的show基本就是个小品。
这其中唯一一种没有多年人类饲养历史的犀鸟,在表演全程当中都和人类没有任何身体接触。这一点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心。如果是有心保持不接触,那还不错。
后来我向@Greenan 请教了一下,这样的表演算不算自然行为展示或行为训练式的表演。如果动物园show的是动物的自然行为埃莲娜·萨汀,或者饲养员和动物之间的科学的行为训练互动(例如北动训练熊猫抽血时自动把胳膊伸出来放门洞里的那种训练),那么这样的show倒是可以接受的。但是不是这样的show,还得去看看饲养员是如何训练的,这部分我没看到,因此没法判断。
但无论如何,如此这样和野生动物过于亲密的展示,依旧不是正道。
除了animals show的地方,园内我的第一个high点来了!侏儒象(Elephas maximus borneensis)!

我是第一次见这种小个头的象,简直萌死了。两米多的个头许允丑妻,真是袖珍。最萌的地方就是上面这个:园舍的四周种了一圈的树,它们能够扯到的树叶早吃完了,因此稍高一点的怎么摆动作都扯不到。我从没有见过象摆出上面这样的动作,感觉简直要站起来了。
展板依旧不错:

还遇到了一个挺好玩的事情。整个场馆差不多是这样的,有个水池,周围有一圈墙。当时我们绕到了象舍的另一边惠州罗浮山,回头一看,发现了这个:

艾玛,下水了!那边肯定有人投喂!
绕过去一看:

咦,其实它在人碰不到的地方玩树枝呢,依旧各种扯不到……
大致上,洛高宜动物园里四处都有禁止投喂的标语,一般还都是中、英、马三种文字标识。这边的游客也不太喜欢投喂的样子。有些园舍邢延华,例如这个象舍,想投也得想想办法,那边人不像国内的游客,投喂起来花样那么多雄鹿老板女儿。
象舍往前,是爬行馆。在婆罗洲这种热带区域,爬行馆好修多了,毕竟不用加暖气。不过洛高宜的爬行馆又小又差,蛇舍里屁丰容没有,露天的龟、鳄、巨蜥要好一点,但也不咋地。这里不细说。

不过,说回来,想在这动物园里看两爬倒不用纠结于两爬馆。我在洛高宜的阴沟、树下看到了至少5种小型蜥蜴,比我在山上看到的还多。你看这只,多漂亮。
在往前,是马来熊(Helarctos malayanus)的地盘。看到3只熊,1只在睡觉,1只在刨地,1只在抠脚。



日熊的场馆也是类似于熊山的开放下凹式场馆,比北动的老熊山好在里面有很多大水泥馆,熊可爬可藏,但植物丰容几乎没有,这比北动的新熊山差远了。这样的场馆要在国内盛传商务平台,就别想看刨地等自然行为了,都得被投喂给毁掉。但这边投喂比较少,但肯定有,因为:

那只刨地的熊后来还是跑到场馆边缘地区向人类摆出了作揖的姿势。哎。
再往前是马来虎的虎舍。除了丰容比日熊场馆好以外没啥可说的。婆罗洲不是虎的产地,所以我也不咋兴奋。

接下来是我的第二个high点:婆罗洲猩猩(Pongo pygmaeus)。

猩猩在马来语里叫Orang Utan,意思是丛林人。英语里的猩猩oragnutan就是这么来的。

整个猩猩区,有5只以上的猩猩个体坪井保菜美,可惜似乎没有年纪大的雄性,没看到大饼脸。猩猩这种独居的动物,一起放在这么一篇园区里好不好我不是很清楚,反正除了母子互动以外,我没看到里面的猩猩们有互动。但行为看上去比较自然。
园舍内有木头做的高台。丰容、展示的水准,和北动现在的黑猩猩馆类似。

这个个体一直炸着毛,在和一段枯木较劲,一直想把木头推到小河里面去。猩猩的力气是真大啊。

这个个体似乎会用木头挠痒。


灵长类中最有意思的永远是小孩子。这个幼年个体一直在翻跟头、荡绳子。

玩累了就去找妈。

洛高宜的猩猩馆有一处我觉得做得特别好。不像国内的大猿馆的外馆,它不是全开放的。有一处临马路的地方,没有小河护卫,陈子湄于是园方在这儿种了一排树。这就完全把人类和动物隔开了,可以让动物和人适当保护距离,有个遮蔽的地方一杆禽兽狙。
如果说洛高宜猩猩馆的场馆和北动黑猩猩馆比半斤八两,那标识牌就是完胜了。这边的标识牌都做得特别用心,从基础知识,到保护方面的引导ca1829,都特别棒。
猩猩馆的旁边,是长臂猿岛。

这儿有一对长臂猿,应该是灰长臂猿(Hylobates muelleri)或者黑掌长臂猿(Hylobates agilis),忘看牌子了卡易售,这两个种我也不太会分,囧。
长臂猿岛周围的小河里有一群水獭。

打打闹闹的把小朋友的注意力全部吸引走了。长臂猿很捉急啊。
再往前,是两种当地特有动物:长鼻猴和熊狸。


场馆比北动的小猴馆单个笼舍大,丰容水准我觉得一般。

这两种动物都和豪猪混养。

比较囧的是遇到了一个看起来像是园区保安的大叔(身份不是很确定),在摘行道树的花果投喂猴子,还教路过的游客这么玩。不知道咋评论……
剩下的动物里,最好玩的就是馆舍基本在一起的瓦图西长角牛和爪哇野牛(Bos javanicus)。前者雄性角巨长无比,后者的雌性角特别天台之窗小,放一起看……


好了,以上就是我的洛高宜野生动物园游记。所述难免主观。一直拿北动做对比,是因为我对北动熟悉,而且北动、上动基本是国内最好的城市动物园,所以我会拿来作为对比动物园好坏的坐标。

回来查了一下,洛高宜野生动物园在2007年才开放,是一个很新的动物园。园中的场馆有好有坏,整体上,倒是让我有点惊喜。完全没想到这儿也有还不错的动物园啊。
顺带一说:

整个动物园里我唯一看到的一张有大量中文的海报就是这张。
说真的,我觉得特别羞愧。中国人欠全世界的穿山甲血债,真是没法偿还……
完。
花老师的人间观察
NewMediaBusiness
我是花蚀,在果壳网干活,这是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。我会在此分享一些自然博物、新媒体运营、建筑塑像方面的讯息。希望你会觉得有趣或有用。
长按关注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