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热门搜索:
欢迎您,曲芷含 的忠实网友, , 希望你在本站能找到对您有用的东西。
你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/ 全部文章 / 惠誉评级标准水浒里他做人做事面面俱到,位例鲁智深、武松之前,但你可能念不出他的名字-我们爱历史

惠誉评级标准水浒里他做人做事面面俱到,位例鲁智深、武松之前,但你可能念不出他的名字-我们爱历史

作者:admin | 分类:全部文章 | 超过 75 人围观
水浒里他做人做事面面俱到,位例鲁智深、武松之前,但你可能念不出他的名字-我们爱历史闵国器
历史迷聚集地,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
问答
视频
文学
音频
辟谣


作者|我方特邀作者张苏君
字数:2058字,阅读时间:约5分钟
纵观《水浒》,有个奇怪的悖论现象。
忠君爱国之人放逐江湖,专权误国之人把持朝政;朝廷重臣行一己私利之苟且,梁山草寇举替天行道之大旗;宋押司私放罪犯如鱼得水,黄文炳举报犯人身首异处。北宋的世界就这么乱,难怪金圣叹先生感慨:乱自上作也。
美髯公朱仝(tóng),更是以他的实际行动,证明了此悖论的普遍。身为郓城县马兵都头,职责为缉拿盗贼。在这个抓人的岗位上,他主要从事放人工作,先后释放了数位朝廷要犯(晁盖、宋江、雷横),维护了地方的稳定。
付出总有回报。一是朱仝终于上梁山了;二是梁山大聚义,朱仝上应天满星,排名12位我在云上爱你,尚在鲁智深、武松之前。论武力,论贡献,论知名度,进前30位都费劲,但人家看的准,投的是原始股。
即使在招安——这道梁山命运的分水岭,他做得依然从容自在。吴一迪征方腊后授保定府都统制,最终官至太平军节度使。
由此看来,这个人物不简单,概括起来:善于看人、善于放人、善于做人。

一放晁盖
生辰纲事发后,朱仝、雷横二人,随县尉赴东溪村捉拿晁盖。当然,有及时雨宋江的提前通风报信越南东涛鸡,晁盖一行,已收拾好行李,做好出逃准备。
朱仝雷横二都头,也故意放水。先是大张旗鼓动作,半夜捉人,本应悄悄的进村,但他们明晃晃的照着三二十个火把,唯恐别人看不见,故意这等大惊小怪,要催逼晁盖走了。
再是二人争着攻后门,以便相救晁盖何国魂。原来朱仝有心要放晁盖,故意赚雷横去打前门。这雷横亦有心要救晁盖,以此争先要来打后门。朱都头口才好,讲得头头是道,于是争来了攻后门的光荣任务。
有个细节很重要,县尉提议:朱都头带一半人去。一起去的士兵有百余人,一半那就有五六十号人马。朱仝婉拒言道:只消得三十来个够了。然后,又打折扣,带了三十人。人少才好办事啊。
晁盖等人冲出后门,朱仝虚闪一闪,放开条路,让晁盖走了。等到后面没人,朱仝才将一片苦心交出:“保正,我怕雷横执迷惠誉评级标准,不会做人情,被我赚他你前门,我在后门等你出来放你。你不可投别处去,只除梁山泊可以安身。”

不仅放人,还外带指路服务。及雷横等人即将赶上,背后大喝:休教走了人!朱仝宽慰晁盖快跑,回头叫道:有三个贼望东小路去了,雷都头,你可急赶。果然,雷横带人奔东而去。
为巩固放人战果,朱仝自演苦肉计杨智发。只做失脚扑地,倒在地下。捉贼是小事段艺璇,领导身体是大事。下属岂能置领导于不顾吗?于是,众士兵纷纷前来,争先恐后救治,众口纷纷问候,人人一脸担忧神色。职场如戏,全靠演技。
二放宋江
宋江杀阎婆惜,昔日的押司神经天下,成了缉拿的要犯。
根据时文彬县令指示,朱仝雷横二都头带人来到宋家庄。这次朱仝气定神闲,没有着急抢任务徐宏波,而是派兵把守庄园,绅士风范十足:我自把定前门,雷都头,你先入去搜。
雷横先搜,空手而出。朱仝心中有数,脸上写满公事公办的责任感:我只是放心不下,雷都头,你和众兄弟把了门,我亲自细细地搜一遍。放心不下者,绝非是抓人的公务,而是公明哥哥的安全。
朱仝自庄里,把补刀倚在壁边,把门来栓了。重点正在于此,“把门栓了”,就是防止别人进来,一切都能秘密进行。资深放水高手,细节决定成败。
他轻车熟路地走入佛堂,直接打开宋江藏身地窖足,见二人的私交很深,朱仝道:“公明哥哥,休怪小弟捉你。只为你闲常和我最好,有的事都不相瞒”。再告诉宋江解小东近况,知县内心也是关照你的,只不过是被张三和阎婆相逼,不得已才派人搜庄,危机紧张时刻,仍不忘传达上级心意。

又告诉宋江缉捕失忆逃妻,我朱仝是冒着风险的:我只怕雷横执着,不会周全人,倘或见了兄长,没个做圆活处。最后又给宋江指明道路:此地虽好,不宜久留。如要外出避难,必须当晚动身,切勿延迟自误!
朱仝自凑些钱物把与阎婆,教她不要去州里告状。这婆子也得了些钱物,没奈何,只得依允了。朱仝又将若干银两教人上州里去使用,文书不要驳将下来。再判唐牛儿“故纵凶身在逃”。
家属、办事员、替罪羊,面面俱到。案子结的漂亮,事情办的利索。
三放雷横
放一次人并不难,难的是一辈子从不捉人,一直放人。
等到雷横犯事宫家六十四手,打死知县情人白秀英,被判入狱张婉茹。朱仝都头已调任节级,分管牢房。
雷母牢中送饭,见朱仝后痛哭相托。朱仝先是央人打点,使用人情,但知县恨极雷横,坚决不松口。雷横囚禁二月,要解上济州,处以死刑。负责押送的正是朱仝。行至十余里,朱仝让手下人等候,以二人吃酒为由,打开枷锁,私放雷横。

他细细思量过:雷横是死罪,他放雷横未必死罪;雷横有白发苍苍的老母,而他则无父母牵挂。此时的朱仝是至纯的好兄弟,他少了人情世故的算计,多了肝胆相照的情义。这个极善于周旋的小官僚,此刻犹如初入职场的少年,愿为朋友两肋插刀。
回到县衙,朱仝以雷横逃跑为由,投案自首。知县大人关照星河霸血,外加朱仝的钱财外交,“自着人去上州里使钱透了”,轻轻结案:打二十脊杖,刺配沧州。
金圣叹评: 朱仝、雷横二人,各自要放晁盖,而为朱仝巧,雷横拙,朱仝快,雷横迟,便见雷横处处让过朱仝一着。李卓吾云: 朱仝、雷横不顾王法霸龙507,只顾人情,所以到底做了强盗。余象斗言:朱仝放雷横,其替其罪,古今罕矣,嗟乎!嗟乎!

如此人物,难怪上山之时,待遇极其隆重。晁盖、宋江引了大小头目,打鼓吹笛,直到金沙滩迎接。毕竟,这是两代领导人的救命恩人啊。
好物推荐
点击阅读原文进入《我们爱历史》商城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